版權->審判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審判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版權

擅拿“東家”軟件創業,離職員工被判侵權

日期:2019-08-05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姜旭 瀏覽量:
字號:

一起備受關注的離職員工與原東家之間的軟件著作權糾紛案迎來二審判決。


近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下稱北京高院)就北京合力億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合力億捷股份)及全資子公司合力億捷(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合力億捷信息)起訴北京容聯七陌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容聯七陌)及其法定代表人蔡某彬侵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上訴案作出二審判決,認定二被告開發的呼叫中心軟件(下稱被訴侵權軟件)侵犯了二原告對呼叫中心軟件“整合移動互聯網接入的云計算電子商務平臺”(下稱權利軟件)享有的復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駁回了二被告的上訴請求,維持了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即二被告需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據了解,蔡某彬曾長期供職二原告,并擔任核心技術研發人員。


起訴同款軟件


二原告致力于呼叫中心領域的技術創新與軟件產品研發。2014年7月23日,其以著作權人身份就權利軟件向國家版權局進行軟件著作權登記,并于2015年1月9日獲得登記證書。根據二原告2008年12月簽訂的《計算機軟件使用排他許可合同》,雙方互相排他性許可對方使用己方已有計算機軟件或者未來產生的計算機軟件。據此,合力億捷股份就權利軟件獲得授權,并成為相關產品的主要提供商。


2015年,二原告發現,容聯七陌在推銷相關產品過程中宣稱自己提供的軟件是二原告軟件,并優于二原告軟件。二原告經技術途徑確認,容聯七陌在市場上推出的軟件與權利軟件高度相似。后經調查發現,容聯七陌為原告前員工蔡某彬創立。二原告認為,蔡某彬曾擔任公司技術總監且為權利軟件的主要研發人員,能夠完全掌握該軟件的全部代碼。為此,二原告委托工業和信息化部軟件與集成電路促進中心知識產權司法鑒定所(下稱鑒定所)對權利軟件的前端代碼與經公證取得的被訴侵權軟件中的前端代碼進行比對。2016年1月12日,鑒定所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權利軟件代碼的19個代碼文件與被訴侵權軟件的代碼相同。此外,二原告還認為,容聯七陌基于權利軟件略作修改后的軟件提供呼叫坐席服務,并在其官方網站以及其他移動媒體上進行廣告宣傳,使得原告的市場活動受到了干擾,其市場推廣與價格策略影響到了二原告的軟件與服務的品牌形象。


據此,2016年2月,二原告將容聯七陌及蔡某彬起訴至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權并賠償經濟損失等。


被告當庭否認


據了解,自2009年5月26日起,蔡某彬在合力金軟(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后更名為合力億捷信息)工作。期間,蔡某彬曾擔任該公司技術總監,并基于合力億捷股份的股權激勵措施成為該公司的股東。2014年6月,蔡某彬從合力億捷股份離職,雙方簽訂競業限制協議。2015年5月28日,蔡某彬創立容聯七陌,經營范圍為技術開發、技術推廣等。


在被提起侵權訴訟后,二被告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起管轄權異議,認為由于雙方簽署過競業限制協議并有相關約定,該案實質是雙方的競業限制糾紛,而非侵犯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糾紛。在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駁回二被告的管轄權異議請求后,其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訴。2017 年5月17日,北京高院作出裁定,駁回二被告的上訴。隨后,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該案進行了開庭審理。


庭審中,二被告辯稱,呼叫中心業務是企業通信業務的下位概念,權利軟件屬于企業通信業務,根據雙方簽訂的競業限制協議,二原告同意蔡某彬在創業過程中使用其在工作中開發的企業通信業務類全部知識產權,其已獲得原告許可使用,不構成侵權。此外,被訴侵權軟件是參照原先工作的軟件制作,雖其前端代碼與原告的很相似,但對后端代碼進行了大幅修改,相似度不超過10%等,與權利軟件不構成實質相似。


兩審認定侵權


對于雙方的爭議焦點,北京知識產權法院一一進行了審理。


比如,在權利軟件是否屬于競業限制協議中約定的合力億捷股份許可給蔡某彬使用的“企業通信類業務全部知識產權”問題上,法院結合在案證據認為,呼叫中心業務與企業通信業務分屬不同領域,權利軟件應屬呼叫中心業務,二原告沒有將權利軟件許可給蔡某彬使用的意圖,權利軟件并未包含在競業限制協議中原告許可蔡某彬使用的“企業通信類業務全部知識產權”中。


在二被告是否構成對權利軟件著作權的侵犯問題上,法院根據《司法鑒定意見書》以及法院對權利軟件的后端代碼與被訴侵權軟件的后端代碼比對結果,兩款軟件相同或實質相同的代碼行數均占有很高的比例,且二者在開發者及開發時間、注釋內容等個性化信息存在完全相同或基本相同的情況,已經超出了巧合范疇。此外,蔡某彬曾在二原告處任職,有機會接觸到原告所有的或者被許可使用的軟件,而蔡某彬作為容聯七陌的法定代表人,亦具有通過蔡某彬接觸到權利軟件的可能性,因此二被告的行為符合侵犯著作權的“接觸加實質性相似”要件,侵犯了權利軟件的復制權,容聯七陌將權利軟件上傳至其服務器,侵犯了原告對權利軟件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一審判決后,二被告不服,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訴。北京高院經審理后維持了一審判決,駁回二被告的全部上訴請求。


該案二審判決后,合力億捷股份相關負責人表示,自主創新是提升行業技術水平的關鍵,也是一條艱苦的道路,以侵犯他人知識產權的方式換取短期的快速發展,既是對他人合法利益的損害,也破壞了行業正常的競爭秩序與環境,觸犯了法律。相關從業者應尊重知識產權,共同營造良好的創新環境和營商環境。此外,該負責人建議,由于軟件著作權侵權訴訟中,存在取證難和比對難等問題,研發者在軟件研發過程中可特意設置不影響軟件性能的代碼,通過“埋雷”的方式,為將來可能發生的取證和維權工作降低難度。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