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審判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審判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審判動態 > 版權

搜狐視頻能隨意播放“跑男”嗎?

日期:2019-07-26 來源:杭州互聯網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2019年7月25日,杭州互聯網法院公開聯審原告浙江廣播電視集團(以下簡稱浙廣集團)訴被告北京搜狐互聯網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搜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兩起糾紛案件,本次庭審采用融媒體平臺直播的形式,人民法治、杭州新聞頻道、杭州日報等媒體現場報道。


原告浙廣集團訴稱


2018年4月,原告發現被告未經取得授權許可,在明知浙廣集團系案涉作品著作權人的情形下,將浙廣集團花費巨額資金制作的案涉作品完整的每期節目剪輯成獨立長視頻,上傳于搜狐公司經營的的視頻網站tv.sohu.com,向網絡用戶提供播放并獲得巨額點擊量。經逐一核對搜狐公司剪輯上傳的視頻發現,節目總體播放量及單個視頻播放量均極高,搜狐公司上傳的每段剪輯視頻在電腦PC端及手機移動端點擊播放時,均附有片頭貼片廣告、暫停廣告、靜態角標廣告、片尾貼片廣告。片頭貼片廣告均為75秒,播放期間均附有每段時長為30秒三次中間插播廣告。片尾貼片廣告為45秒,點擊視頻節目暫停時,視頻正中間均有出現占據頁面約二分之一面積大小的正方形靜態暫停廣告。點擊視頻播放觀看內容一段時間時,視頻右下角會有不定時的靜態角標廣告出現。點擊新的視頻或者跳轉至下一個視頻時,整個網頁會自動跳轉至頁面最底端處,底端整個橫欄顯示各個靜態廣告標識。


綜上,原告認為,被告未經授權,且明知原告系案涉作品著作權人的情況下,仍擅自剪輯原告享有著作權的節目作品并且上傳至其經營的大型門戶視頻網站,并通過大量、持續的侵權行為獲得巨大視頻點擊量,為其帶來包括廣告收入在內的巨額經濟利益,嚴重影響了原告就案涉作品在網絡傳播領域的正常銷售授權,給原告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嚴重損害了原告合法權益。原告認為就被告的嚴重侵權行為,應當苛以懲罰性賠償。


故此訴請判令:


1.搜狐公司停止播放并刪除在其官網tv.sohu.com違法上傳的《奔跑吧兄弟(第二季)》24段視頻、《奔跑吧兄弟(第三季)》節目7段視頻;


2.搜狐公司分別賠償浙廣集團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4783339元、1000000元;


3. 兩案訴訟費用由搜狐公司承擔。


被告搜狐公司辯稱


1.原告浙廣集團所述事實部分不實,故意隱瞞重要事實。搜狐公司對于《奔跑吧兄弟》(第二季、第三季)曾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授權期限自浙江衛視首輪播出之日起1年,并享有到期后15日的緩沖期。搜狐公司在授權期限內,在主站的“特型展示”部位和“片花”部位分別上了全集,到期后“特型展示”部分的作品到期下線,搜狐公司收到訴訟材料立即做了下線處理。


2.搜狐公司網站內容并未構成實質性替代,不但未給浙廣集團帶來損失,反而起到了宣傳效果。搜狐公司在收到浙廣集團起訴后,立即進行了下線。根據行業慣例,電視臺或者其他影視劇著作權人,在影視作品正式發行前,與視頻網站存在資源互換,借助網絡的強大影響力給自己的影片帶來宣傳最終達到高收視率,因此搜狐公司網站有規律地呈現4分鐘以內的片段。涉案作品系大型競技類真人秀節目,短短的幾個片段并不會對浙廣集團作品構成實質性替代,浙廣集團也不會因此遭受損失。


3.浙廣集團計算的搜狐公司收益無事實理由及法律依據。首先,搜狐公司廣告收入并沒有浙廣集團所述那么高。其次,涉案視頻的點擊數量絕大部分在熱播期形成,搜狐公司對涉案作品享有1年的授權期限,按照行業慣例,綜藝節目的熱播期限為1年,隨著時間的延長,搜狐公司網站廣告并不是按照點擊數來計算收益,而是按照廣告展示完畢和用戶數量來計算,與點擊量無關。最后,涉案作品上播放的廣告,均是全平臺普投,失去熱度的影視作品,也不會有客戶對該內容進行定投,在搜狐公司網站中數以萬計的視頻中投放廣告,涉案視頻僅九牛一毛,搜狐公司對于涉案內容獲取收益微乎其微。


法官說法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


第一,涉案視頻的法律屬性;


第二,搜狐公司以片頭片尾貼片廣告、暫停廣告、插播廣告、不定時靜態角標廣告標識等方式獲得利益是否應當作為侵權獲利范疇;


第三,如果侵權成立,涉案視頻的知識產權市場價值如何確定,侵權損失如何計算。


一、涉案視頻的法律屬性。何為類電作品?類電作品是指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是指攝制在一定介質上,由一系列有伴音或者無伴音的畫面組成,并且借助適當裝置放映或者以其他方式傳播的作品。本案中《奔跑吧兄弟(第二季)(第三季)》的形成包括了編劇、導演、臺詞、音樂等因素,但是否屬于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存在爭議。將《奔跑吧兄弟(第二季)剪輯成的上、下兩集視頻、《奔跑吧兄弟(第三季)剪輯成的4分鐘以內的視頻的法律屬性應當如何定性?涉案視頻與短視頻有何區別?本案將結合涉案視頻的長短、主題、表演方式、傳播方式等因素進行綜合判定。


二、搜狐公司以片頭片尾貼片廣告、暫停廣告、插播廣告、不定時靜態角標廣告標識等方式獲得利益是否應當作為侵權獲利范疇。根據《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本案中的幾種廣告形式是如何獲得收益的?收益如何進行計算?能否計入侵權人的實際獲利?本案將結合相關授權合同約定、網站廣告的點擊數、廣告展示完畢和用戶數量、視頻廣告行業慣例等因素進行綜合評判。


三、如果侵權成立,涉案視頻的知識產權市場價值如何確定,侵權損失應當如何計算。浙廣集團主張搜狐公司剪輯上傳的視頻節目總體播放量及單個視頻播放量均極高,搜狐公司上傳的每段剪輯視頻在電腦PC端及手機移動端點擊播放時,均附有片頭貼片廣告、暫停廣告、靜態角標廣告、片尾貼片廣告。搜狐公司主張涉案視頻的點擊數量大多數是在熱播期形成的,熱播期過后,網站廣告并不是按照點擊數來計算收益,而是按照廣告展示完畢和用戶數量來計算,而且涉案網站上播放的廣告,均是全平臺普投,并非是客戶對該內容進行的定投。本院將綜合涉案視頻的市場價值、侵權獲利及合理開支等因素予以綜合評判。


杭州互聯網法院將根據庭審查明事實對二案擇期進行宣判。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