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律師動態->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律師動態
NotFoundChannelException 未發現欄目,欄目或被刪除 易购彩票

中國經營報采訪徐新明律師:地下“盜課”江湖:千元課程10元甩賣 正版太貴就買盜版?

日期:2019-08-23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黃玉璐,郝成 瀏覽量:
字號:

暑期高溫,盜版網課市場同樣“火熱”。


在線教育行業發展迅速,不少家長樂于將孩子的暑期“托付”于網課平臺,一來免去來回奔波的疲累,不用忍受高溫之下的煩躁,二來在家就能接受悉心輔導。家長省心了,但提供網課的平臺放不下心:


在電商和二手交易平臺、QQ微信群等渠道,翻錄盜版網課交易火熱,原價成百上千元的網課被5元、10元的“跳樓”價甩賣,私人賣家甚至聲稱,全網各平臺、各科目課程應有盡有,原版畫質任君挑選,選課像“皇帝選愛妃”。翻錄軟件也順勢推出“盜課筆記”,僅需3步就可以完成翻錄。


法律人士認為,翻錄和銷售盜版網課的行為侵犯了教育平臺的復制權和信息網絡傳播權,長遠下去將對行業的良性發展造成不利影響;在教育平臺看來,盜版網課損害平臺的商業利益,也折損了教育質量。


監管存漏洞、違法成本低、維護權益難,盜版泛濫已成為在線教育行業的老大難問題。與此同時,如何打破價格壁壘,獲得高質量的教育服務,問題同樣擺在教育行業與用戶面前。


私下出售+公然叫賣,盜版網課泛濫


在線教育的網,正越鋪越大。


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中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約為2.01億人,網民使用率為24.3%,年增長率29.7%,手機在線教育課程的用戶規模則達到1.94億人,年增長率更是達到63.3%。艾媒咨詢預測,到2020年,中國在線教育市場的規模將達4330億元。


家長對在線教育的態度也傾向信賴。中國科學院大數據挖掘與知識管理重點實驗室發布的報告顯示,在一至四線城市1230位子女處于K12(基礎教育)階段的家長群體中,有76.7%的家長愿意選擇在線教育。


科技改變教育形態,科技也正“助力”灰色“盜課”市場,盜版網課已成為在線教育行業發展的裂縫。


近期,記者加入某教育平臺組織的微信群后,有網友主動添加記者為好友,聲稱全網課程都有售賣:“唯庫、有道、跟誰學各個科目都有,全網都有,你隨便挑。原價3000元以上的價格,你都可以花幾百元買到。”


賣家還稱,只需要報上課程與講師的名稱,他即可找到并先行發送樣品,畫質與原版一模一樣。“和皇帝選愛妃一樣,你隨便挑,你要買哪個,決定好,我給你發。”

640.webp.jpg

隨后,記者選擇了某平臺價值2880元、共92節課的零基礎初級會計職稱全程取證課。賣家表示,他目前有該講師在其他平臺的21天會計職稱考試突擊課程,共25節課,“良心價”299元,可以分幾次打款發貨,亦可一次性打款。之后,賣家通過網盤鏈接發來兩節課的樣品。

640.webp (1).jpg

在樣品中,講師的PPT課件、板書、聲音等一應俱全,但明顯可以看出,畫質稍顯朦朧,并沒有賣家所稱的“原版畫質”。

640.webp (2).jpg

盜版賣家發送課程樣品


當記者詢問網課視頻的來源時,賣家透露,這些視頻是自己賣下課程后錄制的,隨時更新,沒有展示和交易的網站,也不會提供票據,僅通過微信等方式轉賬交易,通過網盤鏈接“發貨”。


以現有技術和產品,完成課程錄制并不是難事,某第三方軟件平臺顯示,類似的錄屏軟件多達20余種,部分軟件首要宣傳點正是錄課,充值會員還可以同步錄音錄屏,甚至推出錄制教程,3步即可完成錄制。即使一些教育平臺限制錄屏,網上仍然有破解禁錄教程。


記者表達了對此類視頻侵犯教育平臺的版權、是否會被網盤軟件封鎖刪除的擔憂,賣家則稱,此類視頻不是黃賭毒,不會被封,并稱“你放心看好了,只要你不刪就沒事”。


散兵游勇般的私人賣家出沒各個學習群、兜售翻錄網課的同時,在線上交易平臺,此類“盜課”商家同樣“生龍活虎”,甚至價格更低。


在二手交易平臺上,搜索關鍵字、關聯詞,隨即跳出多家在線教育平臺推出的網課產品,但價格遠低于平臺官網,多數不過幾塊錢,且通過網盤鏈接“交貨”。在電商平臺,盡管被打擊,此類翻錄網課仍隱藏于海量商品中,從考公務員到基礎教育網課,不乏有交易量上百件的商品,價格不過數十元。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在線教育企業“跟誰學”相關負責人也向記者表示,其在線直播雙師大班課模式的核心在于有最優秀的老師,但讓這些優秀老師很困惑的就是盜版,電商平臺、B站、貼吧、微信群、QQ群等均有超低價出售盜版,“有的甚至是在聽課群里公然叫賣”。


還有商家“貼心”提示,網課素材僅供交流學習,不能商用,甚至貼出“免責聲明”:“本店資源均通過網絡等公開合法渠道獲取,該資料僅作為閱讀交流使用,并無任何商業目的,其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所有,本店不對所涉及的版權問題負法律責任。”

640.webp (5).jpg

“免責聲明”不免責,維權方式難維權 “


‘免責聲明’對于侵權判定沒有影響。”


在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市銘泰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徐新明律師看來,出售翻錄網課的商家所打出的“免責聲明”,無法掩蓋其侵權的事實。


“網課中包含授課老師的口頭講授和文字課件,這兩項內容分別屬于《著作權法》規定的口述作品和文字作品,均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未經允許而翻錄網課的行為侵犯了著作權人的復制權,售賣網課視頻的行為侵犯了著作權人的信息網絡傳播權。”


徐新明解釋道,判斷倒賣商家是否侵權,要看其實施的行為是否具有違法性,商家的“免責聲明”也與事實不符:“如‘通過合法渠道獲取’,實際上沒有獲得授權;再如‘無商業目的’,實際上卻在非法售賣。”


對于翻錄技術的提供而言,如果技術提供方不知道技術使用者從事侵權行為,沒有侵權的故意,其行為不構成侵權,不承擔法律責任。但如果技術提供方明知技術使用者從事侵權行為,仍為其提供技術支持,則構成共同侵權,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徐新明介紹道,目前,一旦著作權方發現翻錄售賣課程情況,可以通過自力救濟和司法救濟來維護權益。自力救濟的方式,即根據《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可以通知平臺方相關侵權事實,讓其刪除、屏蔽或斷開侵權產品信息的鏈接,同時向倒賣商家發出侵權警告,要求其停止侵權行為”。


“平臺方在收到權利人的通知后,仍未及時斷開侵權鏈接,或者平臺方明知或應知鏈接內容構成侵權的,需要承擔賠償責任。”


而司法救濟的方式為:“根據侵權事實,向有管轄權的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侵權者停止侵權并賠償損失。”


但徐新明坦言,對權利人而言,這兩種維權方式的實踐效果都未必很理想。


通知平臺方刪除,“可能出現溝通不暢,侵權方對于侵權警告置之不理等困難”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占領也曾表示,網絡交易平臺多遵循“通知刪除規則”,“被動處理網絡盜版,在主動打擊方面措施有限”。


如果著作權人對盜版侵權方提起民事訴訟,則面臨著“維權成本高,侵權成本低”這一由來已久、普遍存在的現實問題。徐新明稱:“爭取到期望的賠償額是難點,困難在于提供充足證據對數額加以證明。”


有律師透露,由于處理盜版侵權的案件“太瑣碎,太麻煩”,一些主攻知識產權方向的律師并不樂意具體代理此類案件,“通常是給出一些意見或者建議”。另外,徐新明表示,由于中國知識產權法律不追究純粹的消費者法律責任,如果消費者僅僅購買翻錄網課,供自己學習使用,未實施傳播行為,則不構成侵權,不承擔法律責任。


跟誰學相關負責人也向記者表示,目前企業在通過多條路徑維權,比如發律師函等,但也期待有更加有效的方法來打擊盜版。


從監管層面而言,徐新明認為,版權監管部門歷年的“劍網行動”起到了凈化網絡環境的作用,對打擊侵權犯罪有積極的效果,但根據《著作權法》的規定,著作權畢竟是一種“私權”,盜版網課通常屬于歸入民事侵權范疇案件,“政府部門的手不能伸得太長”,不能直接干預,只有盜版內容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時,版權監管部門才有權力介入執法。


在徐新明看來,想要從根本上大幅度減少、有效制止網課侵權,凈化網絡,“恐怕最重要的是提升侵權者的賠償責任,就是,如果一旦侵權,就可能會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于傾家蕩產、血本無歸、負債累累等等”。


“只有上升到這種力度,才能夠有效地威懾、制止潛在的侵權行為。”徐新明同時表示,目前《著作權法》正在修改,將引入懲罰性賠償原則,“會大幅度提升侵權者的賠償責任” ,引入懲罰性賠償原則后,有效減少侵權指日可待。


正版太貴才去買盜版?在線教育的“義利之辯”


當在線教育平臺及教師對翻錄盜版網課深惡痛絕時,卻有網友堅定地站在侵權方,為盜版辯護。


“不知道都是什么名師網絡課程動輒199、688元!高昂的網絡課自然催生泛濫的侵權!雖然不贊成白菜,但也不想奢侈品!”


“有錢人家的孩子報得起,沒錢人家的孩子眼巴巴看著,一個視頻幾千到上萬塊錢,有錢誰喜歡用盜版視頻?”


在部分網友看來,數百元甚至上千元的在線網課收費過高,促成了盜版網課的泛濫,過高的定價也不利于教育公平。


但家有二年級小學生的80后媽媽陳文并不認可對盜版網課的“辯護詞”:“還是要尊重知識產權吧,人家把這個課研發出來,我們要尊重一下。反正我是不會買盜版的。”


陳文曾多次為孩子購買某教育機構推出的正版網課,單科價格通常為1500元15節課左右,有雙師輔導,主講老師直播講課,輔導老師則充當“班主任”,提供作業輔導、監督等服務,學生可以在課后就學習問題請教“班主任”,得到相對快速的回答。


陳文介紹,直播課前半小時,“班主任”會線上帶領學生復習前一節課的內容,做一些互動游戲,帶動孩子的學習興趣,課后會在線上群里發布課程提綱和作業答案。在陳文看來,她購買的不只是網課內容,還有教育服務,單節100元左右的課程和輔導,遠比線下輔導班來得實惠,同時省去了來回接送孩子等奔波。


這也是陳文對盜版網課持懷疑態度的主要原因:“質量不知道是不是有保障,而且我個人覺得(找課)太麻煩了。”另外,從課程體驗上考慮,陳文認為,正版網課所帶來的師生互動非常不錯,而盜版網課缺失了互動的過程。“就是因為八九歲的小朋友吧,他有時候會有注意力不集中的情況,我覺得互動是能夠增加課堂的趣味性,還有提高小朋友的注意力的一種很有效的方法。”


跟誰學相關負責人也向記者表示,盜版網課不僅導致公司的損失,更重要的是盜版的質量和效果并不好。該負責人介紹道,公司采用的“直播+輔導”在線直播雙師模式,將線下老師的角色分責為主講老師和輔導老師,分工后更加專注,專注更加提升品質和效率。


“教育的本質是愛、溫暖、互動和信任,體現在彼此間的engagement(參與)度。在線直播讓互動成為可能,讓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成為可能。盜版既質量不好又沒有服務,對消費者來說是一種傷害。”該負責人說。


而在徐新明看來,翻錄網課等盜版侵權行為如不被有效遏制,會嚴重侵害權利人,也就是教師和在線教育平臺的權利,極大打擊他們的積極性,并不利于相關產業的良性發展。


簡單來說,就是當精品課程紛紛被盜錄,消費者花幾塊錢就能買到,自然不會去買價格高的精品課程,課程開發者利益受損,及時止損,不再研發優質課程,這對產業和消費者而言都不是好事。


徐新明呼吁,維護產業市場秩序,鼓勵更多更好的文化、藝術作品的創作和傳播,需要社會各方形成共識、協同合作。“就消費者而言,需要進一步樹立版權意識,尊重權利人的版權。”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程方平曾在接受《法制日報》采訪時指出,在線教育突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滿足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用戶學習時間碎片化的需求,提升了學習效率,還可以跨越因地域等方面造成的教育資源不平等分配問題,使教育資源共享化,降低了學習的門檻。


據了解,目前,部分在線教育平臺已針對低線城市家庭以及公立學校推出普惠性、價格差異化的在線課程,嘗試解決在線教育的“義利”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