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經典案例->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專利->經典案例->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經典案例 > 專利

【十大案件】|評析“具有改變性質的葡糖淀粉酶變體”發明專利權無效宣告請求案

日期:2019-08-0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 作者:鄒凱,魏聰 瀏覽量:
字號:

生物序列發明創造性評判中技術啟示的確定


創造性作為專利授權實質性條件中最為重要的條款,在專利授權和確權審查中占據重要地位。在采用“三步法”評判創造性的過程中,一般通過判斷“要求保護的發明對本領域技術人員來說是否顯而易見”來確定發明是否具備創造性。對于“顯而易見”的判斷,《專利審查指南》做出了一般性規定,即需要確定“現有技術整體上是否存在某種技術啟示”“這種啟示會使本領域的技術人員在面對所述技術問題時,有動機改進該最接近的現有技術并獲得要求保護的發明”。可見,正確認定現有技術給出的技術啟示對于衡量發明是否具備創造性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針對涉及核苷酸或者氨基酸序列的“生物序列類發明”的專利審查實踐中,經常出現當事人從通過計算機分析、序列比對等生物信息學手段獲取的預測信息中尋找技術啟示的情形,例如,當事人聲稱,通過將待研究的序列與具有一定同源性的已知功能序列進行比對,進而分析預測影響其功能的結構區域,就可以獲得相應的改構動機或者適用新用途的啟示。在技術啟示判斷的過程中,如何綜合考慮預測信息的作用,成為創造性判斷的重點和難點。


準確把握技術啟示


日前,針對請求人宜昌東陽光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就專利權人丹尼斯科美國公司的ZL200780037776.9發明專利提出的無效宣告請求案,原專利復審委員會在專利權人于無效宣告程序中提交的權利要求書的基礎上,作出了維持發明專利權有效的審查決定。該案中,雙方當事人的爭議焦點之一就在于能否依據序列比對手段獲得相應的技術啟示,該案的審理為專利確權階段如何確定生物序列發明的技術啟示提供了可供借鑒的審理思路。


涉案專利涉及一種改善親本葡糖淀粉酶的比活和/或熱穩定性的方法,所述方法要求在親本里氏木霉葡糖淀粉酶中引入I43F/R/D/Y/S取代。無效請求人主張,證據2公開了親本里氏木霉葡糖淀粉酶序列,其與涉案專利的親本酶序列完全相同;證據1公開了一類具有改善的熱穩定性或活性的黑曲霉葡糖淀粉酶變體;證據4通過序列比對的方法分析了多種來源的葡糖淀粉酶序列,證明了來自里氏木霉和黑曲霉的葡糖淀粉酶具有結構同源性,由此容易想到將兩者進行序列比對以獲得改構啟示。且經序列比對發現,證據1中一個變體的取代位點正好對應于證據2中酶序列的I43位點,由此有動機對該位點進行氨基酸取代。在該案的審理過程中,專利權人提交了分別來源于里氏木霉和黑曲霉的兩種葡糖淀粉酶的全序列比對結果以及證據4對應的期刊文章。


對此,無效決定從生物領域技術人員是否有動機把證據1的教導應用于證據2,以及證據1是否給出了相應的改構啟示兩個層次對現有技術給出的技術啟示進行了分析,前者實質涉及不同現有技術之間結合動機的判斷,后者涉及對證據1給出的序列結構改進動機的考量。


就結合動機而言,合議組認為,根據專利權人提交的全序列比對結果可知,來源于里氏木霉和黑曲霉的葡糖淀粉酶序列的同一性僅為44.6%,同時里氏木霉和黑曲霉分屬不同的微生物屬,由此難以想到將黑曲霉葡糖淀粉酶的改構啟示直接應用于里氏木霉葡糖淀粉酶的序列中;而證據4并未考慮全長序列,僅對里氏木霉葡糖淀粉酶部分保守區序列進行了比對分析,且比對區段并不包含I43位點所在的片段,因此就更難想到將上述不同菌屬來源的葡糖淀粉酶進行序列比對來獲得改構啟示。


就改進動機而言,證據1并沒有明確指向涉案專利所述的突變位點,相反,其潛在可選的突變位點多達200多個,理論上在每個位點上都可選擇與原有殘基不同的其他19種氨基酸取代,請求人所提出的與權利要求1的位點相對應的位點也不屬于該證據中的優選方案;同時,該證據中采用幾種不同方法預測的突變位點差異非常大,顯示預測結論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可見,即使能夠想到將不同來源的葡糖淀粉酶在結構上進行比較分析,在面對證據1這樣近乎天文數字的不確定信息的條件下,也根本無從選擇可能改善酶學性能的具體突變。


綜合以上兩個層次判斷,所屬領域技術人員由證據1、4的預測信息中并不能獲得相應的技術啟示,即并不會在此基礎上形成有目的地將證據1所述特定位點上的氨基酸取代應用于證據2的親本酶,以改善該酶相應性能的動機,且說明書已經通過實驗表明上述特定位點上的氨基酸取代具有改善該酶特性的效果,因此,涉案專利相對于所述證據的組合是非顯而易見的,具有創造性。


綜合考量多種要素


從該案審查過程可以看出,在確定通過序列比對方法獲得的預測結果所提供的方向和教導時,應當重點考慮現有技術中用以作為預測基礎的序列所采用的方法本身的科學性和可信度、該序列信息與待驗證功能的序列之間的相似性、預測的具體結構區域與其功能之間的關系(即構效關系)是否明確這三方面要素。由此給此類案件的審理提供了明確指引。


該案中,首先,證據1公開的幾種預測方法的結果差異較大,且缺乏生物學實驗驗證,導致其科學性和可信度存疑;其次,證據2與證據1不同來源的酶序列之間結構差異較大,導致難以基于序列比對提供相對可信的構效關系預測信息,而且,現有技術整體上并未揭示葡糖淀粉酶的構效關系,相反正是涉案專利首次研究了葡糖淀粉酶的空間結構。這些信息足以證明,所屬領域技術人員在涉案專利優先權日之前單純基于序列比對所得到的預測信息和泛泛的突變位點信息難以形成相對明確的技術啟示,因此對具體位點的具體突變缺乏合理的成功預期的基礎上也難以形成有目的的改進動機。


亟待規范評判思路


近年來,生物測序技術迅速發展,生物信息學數據總量以每14個月翻一番的速度飛速增長,抗體、功能蛋白質、功能基因、引物、探針、SNP位點等發明主題日趨豐富,同時數據分析方法也逐步成熟,導致在現實科研生產實踐中越來越普遍地利用生物信息學方法來分析預測生物序列的結構和功能,從而獲得改進現有技術的動機。因此,在生物序列類發明創造性評判中,明確由生物信息學分析結果所獲得的技術啟示具有較強的現實意義。


生物序列類發明的突出特點主要有3點:一是發明的起點往往來自俯拾皆是的現有技術,或者追根溯源很容易找到現有技術基礎,例如采用生物信息學軟件確定抗體序列的CDR區,以預測新抗體結構時,發明起點就來自已知抗體序列;用軟件確定誘導基因沉默所需的小干擾RNA、基因擴增所需的引物或者基因檢測所需的探針時,發明起點來自已知目的基因;用軟件確定新的SNP分子標記與生物體性狀功能的聯系時,發明起點來自該SNP分子標記所在的基因或者染色體等。二是發明所采用的技術手段通常是記載在生物技術手冊中的常規方法,例如該案所用的測序技術、定點突變技術、常規的生物信息學方法以及酶活性測定實驗等。三是發明目的以及所希望解決的技術問題通常也跟該領域的普遍追求相一致。這些特點就會導致創造性評判容易出現“事后之明”的問題,也就是說,如果在知曉了此類發明的技術方案后,再去考慮基于現有技術進行改進以獲得發明的可能性或可行性,可能會造成對發明高度的低估,存在發明創造性評判與生產科研實踐相脫離的風險。因此亟需明確和規范此類發明的創造性評判思路。


以利用序列比對方法的預測結果來確定現有技術提供的方向和教導為例,前述“現有技術中用以作為預測基礎的序列所采用的方法本身的科學性和可信度”“該序列信息與待驗證功能的序列之間的相似性”和“現有技術中的構效關系信息”等三方面考量要素集中體現了發明與現有技術之間技術構思的關聯性、技術啟示的明確性以及技術效果的可預期性。可見,以技術構思的關聯性、技術啟示的明確性以及技術效果的可預期性為抓手,有針對性地分析所屬領域技術人員在未得知發明技術方案的前提下,僅基于現有技術的教導是否有動機改進現有技術以獲得發明的技術方案,有助于規范生物序列類發明的創造性評判思路,實現合法性與合理性的有機統一。現實中,盡管生物信息學方法種類繁多、形式各異且正處于快速發展期,但是這類方法“通過運算的方式研究大量生物學數據以獲得生物學規律”的共同特點決定了可遵循共同的思路以確定相應的技術啟示是否存在,這也正是該案值得業內參考借鑒的價值和意義所在。


作者單位: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復審和無效審理部 鄒凱  魏聰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