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經典案例->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經典案例->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經典案例 > 版權

《詭案組》著作權侵權糾紛案

日期:2019-07-05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公眾號 作者:China IP 瀏覽量:
字號:

裁判要旨


判斷某一作品形態是否屬于《著作權法》上的電影作品,應考察其是否符合《著作權法》所規定的電影作品的本質屬性和特征,而與其出現時間則并無關聯。涉案網絡大電影屬于我國《著作權法》規定的電影作品,因而屬于“轉讓合同”相關條款所約定的“電影”,若合同中無明確額外約定,應當認可“網絡大電影”屬于電影范疇。


案情介紹


上訴人(一審原告):王普寧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愛奇藝公司)、中文在線數字出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文在線公司)、北京海潤影業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海潤公司)


一審原告王普寧為涉案小說《詭案組》的作者。原告訴稱,其僅授權中文在線公司涉案小說的電影改編權,而中文在線公司未經其許可授權海潤公司行使涉案小說的網絡電影改編權和攝制權,侵犯了其改編權和攝制權;海潤公司未獲原告許可,將涉案小說改編并攝制成涉案網絡電影,侵犯了其改編權、攝制權;海潤公司授權愛奇藝公司通過信息網絡傳播涉案網絡電影,侵犯了其信息網絡傳播權。據此,原告要求三被告連帶賠償其經濟損失50萬元并賠禮道歉。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涉案小說《詭案組》于2008年7月18日發表于天涯論壇的“蓮蓬鬼話”版塊,作者王普寧(筆名“求無欲”)。2010年11月2日,王普寧與中文在線公司就作品《詭案組》《詭案組2》《詭案組3》簽訂《著作權轉讓合同》,將在全世界范圍內對上述作品的電視劇、電影改編權及攝制權、發行權的全部權利轉讓給中文在線公司。2011年5月31日,中文在線公司與海潤公司就作品《詭案組》《詭案組2》《詭案組3》簽訂《著作權許可使用協議書》,將作品在中國大陸地區范圍內的電影改編權獨家許可給海潤公司。2016年9月29日,海潤公司與愛奇藝公司簽訂《視頻合作協議》,將涉案網絡大電影《詭案組之魔影殺手》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獨家授權給愛奇藝公司。一審法院認為,“電影”一詞并非日常生活中的一般用語,而是在《著作權法》意義上使用的特定詞語,在合同未對其含義作出特別約定的情形下,應該合理推定當事人的真實意思系指《著作權法》意義上的電影作品;判斷某一作品形態是否屬于《著作權法》上的電影作品,應考察其是否符合《著作權法》所規定的電影作品的本質屬性和特征,而與其出現的時間并無關聯。因此,法院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王普寧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法院認為,《著作權法》等相關法律法規未單獨將網絡電影劃分為一類作品,也未明確將網絡電影與電影作品的外延進行區分,加之網絡電影是否屬于電影作品并不明顯屬于公知常識,因此,無法僅從詞句文義本身直接認定涉案轉讓合同中的“電影”一詞是否包括網絡電影。另外,涉案小說《詭案組》系通過網絡發表,王普寧在與中文在線公司簽約時,應當知道網絡電影這一新類型電影的存在或可預見其出現,依照通常交易習慣,如其僅欲就涉案小說《詭案組》改編、攝制成院線電影并傳播的權利進行轉讓,同時保留網絡電影等新類型電影的相關著作權,則應在合同中通過各種方式對這一點予以明確。據此,二審法院駁回王普寧的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


隨著文娛產業的飛速發展,越來越多新類型作品涌現。對于這些新作品的性質,各方在短時期內恐難以達成共同認識,但由于行業發展和產業交易的迫切需要,新類型作品的概念不可避免地會出現在合同關鍵內容中。一旦發生糾紛,法院在對于新類型作品定義的判斷中一般會回歸合同本身,通過還原合同簽訂時簽訂各方所達成一致的意思表示加以確定。如各方對合同內容產生爭議,法院應按照《合同法》相關條款規定,結合合同所使用的詞句、有關條款、合同目的、交易習慣以及誠實信用原則對合同進行解釋。


本案中,判斷合同中所指的“電影作品”是否包括網絡電影,應將情境還原到合同成立時。在該情境下,法院在綜合分析合同文本、交易習慣以及合同目的后認定,雙方在訂立合同時并沒有將網絡電影改編權進行保留的意思表示,從而進一步認定該合同項下的“電影作品”包含網絡電影,被訴各方均不構成侵權。該判決有效維護了產業經營者在權利流轉過程中的合理預期及合法權益,有助于促進文化娛樂產業的健康有序發展。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