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商標->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商標

“五常大米”能隨意用嗎?

日期:2019-07-23 來源:知產力 作者:黃秋平,高天 瀏覽量:
字號:

因注冊商標專用權被侵害,五常市大米協會將北京京東金禾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東金禾公司)、安徽燕之坊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燕之坊公司)訴至法院,近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京東金禾公司構成商標侵權,判令其停止侵權,賠償原告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3.5萬元。


原告:網店突出使用涉案商標 侵害注冊商標專用權


原告五常市大米協會訴稱:原告系第1607996號注冊商標“五常WUCHANG及圖”和第5789043號注冊商標“五常大米”的注冊人。“五常WUCHANG及圖”商標為馳名商標。“京東”網站上京東金禾公司經營的“燕之坊京東自營旗艦店”中銷售安徽燕之坊公司生產的大米。該網店突出使用“五常長粒香大米”、“五常稻花香米”等進行推廣、宣傳,主要表現為:1、將涉案商標作為商品名稱使用,列表頁面和詳情頁面;2、涉案商標作為網頁宣傳使用。京東金禾公司、安徽燕之坊公司未經原告許可,在其經營的網店頁面中突出使用涉案商標,侵害了原告的注冊商標專用權,應承擔賠償責任。


被告:不是商標性使用 不易造成混淆


被告京東金禾公司辯稱:一、京東金禾公司的商品是由安徽燕之坊公司供貨并提供產品信息,有合法來源,京東金禾公司不存在應當賠償的法定事由;二、原告的商標是“五常WUCHANG及圖”和“五常大米”,而本案中無商標使用行為,原告的證據無論是京東店鋪名稱、商品名稱、產品介紹,均無法證明被告是商標性使用。被告的使用均是表明產品的產地,而其銷售的產品確實來自五常市;三、本案中使用五常字樣與原告的商標并不相同。突出品牌是燕之坊,公眾不會混淆誤認,不構成商標侵權。


被告安徽燕之坊公司辯稱:一、安徽燕之坊公司生產的大米均來源于是五常市大米協會認可的大米生產廠家;二、被告產品的包裝沒有五常、五常大米字樣,只是嚴格按照食品標識管理規定標注了產地。


法院:網頁宣傳構成商標性使用 網店經營者需承擔責任


法院經審理認為:京東金禾公司在京東網平臺上銷售安徽燕之坊公司生產的大米,在其銷售商品宣傳頁面突出使用“五常稻花香米 產自中國優質稻米之鄉”、“中國 五常”字樣,店鋪中含有多款檢索名稱包含“五常”或“五常大米”字樣的商品,雖然公證購買的商品實物上并未突出使用“五常”字樣,但在網絡銷售背景下,宣傳網頁上的突出使用以及檢索名稱的使用,能夠指示和標明商品來源,已經具有標識商品來源的目的,故該種使用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京東金禾公司使用的商標與原告權利商標主要認讀部分均為漢字,呼叫讀音相同,字形相同,構成近似。在網絡銷售的背景下,易使相關公眾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影響公眾做出購買決策,故京東金禾公司在商品搜索名稱、商品宣傳頁面上使用“五常”字樣,屬于侵害原告商標權的行為,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雖然安徽燕之坊公司提交證據證明其銷售的商品具有五常市山良米業有限責任公司的合法授權,但按照五常市大米協會制定的《“五常大米”證明商標使用管理規則》的規定,“五常大米”證明商標的使用者不得許可他人使用該商標。且在網頁上突出使用“五常”字樣進行宣傳,此種使用已經超出了合理使用的必要限度。


至于安徽燕之坊公司的責任判定,法院認為,商標的主要作用在于區分商品來源,無論涉案網頁由誰制作和上傳,最終系由京東金禾公司通過該網頁進行商品銷售以獲利,訴爭商品亦通過該網絡銷售渠道在市場上得以釋放,而在本案中足以混淆商品來源的并非商品本身,而系銷售者的宣傳推廣行為。在無證據表明安徽燕之坊公司在涉案侵權商品的生產、銷售中使用原告注冊商標或存在其他侵害商標權行為的情況下,原告要求安徽燕之坊公司就涉案網絡店鋪的商標侵權行為承擔責任,其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綜上,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北京京東金禾貿易有限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立即停止侵害原告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并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五常市大米協會經濟損失30 000元及合理支出5000元;


目前,京東金禾公司已經提起上訴。


法官釋法


壹、地理標志證明商標概述


按照商標法中的定義,地理標志,是指標示某商品來源于某地區,該商品的特定質量、信譽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該地區的自然因素或者人文因素所決定的標志。證明商標,是指由對某種商品或者服務具有監督能力的組織所控制,而由該組織以外的單位或者個人使用于其商品或者服務,用以證明該商品或者服務的原產地、原料、制造方法、質量或者其他特定品質的標志。而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兼具地理標志與證明商標的雙重屬性,既代表產地來源,又代表商品的品質,本質上是以證明商標來證明地理標志商品的品質。在地理標志證明商標使用時,其所蘊含的會員利益和非會員利益之間的沖突和平衡,一直是實踐中的難題。如果對證明商標不能有效保護,那么其背后所蘊含的人文因素或地理自然條件等要求將無法保證,市場競爭秩序將遭到破壞。


貳、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的合理使用問題探討


目前就商標的合理使用,包含指示性合理使用、敘述性合理使用(又稱為描述性合理使用)、新聞報道評論等多種類型,我國商標法第五十九條對此有所涉及,但尚無明確全面的法律規定,目前指示性合理使用和敘述性合理使用在實踐中最為普遍也最具爭議。指示性正當使用一般指描述商品的某個配件、將兩款商品進行正當比較、說明自身為某種商品的維修者等,而敘述性正當使用主要指為了描述商品的某一個特點進行的適用。《商標法》第五十九條規定:注冊商標中含有的地名,注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他人正當使用。有人認為,此處的正當使用就是敘述性合理使用。筆者認為,此處的正當使用是一個廣義的概念,不僅指敘述性合理使用。正當使用的關鍵內涵在于使用人并非將地理名稱作為商標進行使用。這一內涵指向三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行為人的主觀是善意的,這里的善意主要指的是行為人不具有不正當競爭的目的,沒有攀附他人商譽的故意;第二個層面是行為人的行為不會造成混淆誤認,即不會使人誤認為使用人的商品來源于商標權人;第三個層面此種使用不是作為商標性使用,即并非突出使用。[1]以地理標志證明商標為例,如果商品確實出自該地理區域,將地名用在商品包裝上,且專為標示商品的產地、廠家地理信息等使用,使用的位置、版式、字體大小和樣式、比例適當,符合行業慣例和標準,甚至還加貼了自身的注冊商標,足以使公眾能夠加以區分彼此,則可以認定為正當使用,但是如果可以將涉案商標以較大字體標注,與表明產地的其他說明相分離,或者將產地作為著重宣傳的亮點,則將歸入突出性使用的范疇,字體又與涉案商標相似,會使消費者對品質也產生誤認,則超出了正當使用的范圍,應該予以規制。


叁、合法來源抗辯的要件


商標法第64條規定, 銷售不知道是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并說明提供者的,不承擔賠償責任。根據以上條款的規定,在傳統銷售環境下,銷售商主觀上不具有明顯過程的情況下,能夠提供較為充分的進貨渠道信息,幫助權利人追尋侵權源頭,足以使權利人能夠進一步進行權利救濟,法律并不會苛求其賠償責任。但是在互聯網大數據時代,網店宣傳中,網店經營者作為銷售商,與普通銷售者直接將產品擺在柜臺上不同,此種銷售模式缺乏面對面的交流,相較于商品和服務實物而言,檢索名稱的設定、關鍵詞的選擇、宣傳信息的撰寫以及宣傳網頁的制作等對消費者的引導作用更為突出。消費者的注意力有限的情況下,網頁整體宣傳營銷的布局,直接決定了銷售者的被關注度和競爭力。在網店名稱、產品介紹、關鍵詞搜索中使用他人涉案商標,可能構成不同的侵權行為,分別受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所控制。此時即使能夠提供商品的合法來源,但只要未經許可,在銷售頁面中商標性的使用了他人注冊商標,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這一類商業活動中,起到識別商品來源及品質的作用,容易造成混淆誤認的,仍構成侵權并且不能免除賠償責任,即使不構成商標性使用,基于其不正當的目的,也極有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在此,需要說明的是,合法來源抗辯是在生產者生產和銷售商品的行為構成侵權的情況下,法律賦予善意銷售者對經濟賠償的免賠權,并非在單個銷售行為存在質變的宣傳推廣的情況下,仍可以進行豁免。而且,從另一個層面講,從本案中銷售者的行為表現來看,很難說其主觀上是善意的。在商標侵權行為的判定中,仍然要遵循“其責自負”的原則,針對行為人各自的行為,做出是否侵權的判定。


[1] 參見《商標法》170頁,黃暉著,2016年1月第2版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