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法官視點->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法官視點 > 版權

歷史類題材文字作品剽竊的“是與非”

日期:2019-07-18 來源:知產力 作者:黃秋平,高天 瀏覽量:
字號:

因撰寫的歷史類題材圖書《土默特史》被侵權,曉克將張繼龍、內蒙古人民出版社(以下簡稱內蒙古出版社)、北京京東叁佰陸拾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東公司)、江蘇圓周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簡稱圓周公司)訴至法院,近日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認定張繼龍構成抄襲,判令其停止侵權,賠償曉克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3.5萬元并公開賠禮道歉,內蒙古出版社停止出版含有侵權內容的圖書。


原告:《土》作品出版在前 《阿》與《土》構成實質性相似


曉克訴稱,其主編《土默特史》一書,并撰寫其中的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節、第七章第一、二、三節,該書出版8年后,被告張繼龍所著的《阿勒坦汗與土默特》一書由內蒙古出版社出版,并在京東公司平臺或其他實體書店銷售。《阿》題材與《土》一致,存在大量與《土》中曉克編寫部分表述完全相同或極為相似的內容。張繼龍的行為系對原告作品的惡意抄襲、剽竊。內蒙古出版社作為出版者,京東公司、圓周公司作為發行者,未盡到合理審查義務,也應承擔侵權責任。


被告:曉克非適格原告 《阿》不構成侵權


被告張繼龍答辯稱:1. 《土默特史》不能夠稱為作品,內容不受著作權保護,曉克不是著作權主體。序里面寫是政府出具的,而不是曉克寫的;2.原告所主張的抄襲內容都不受著作權法保護,原被告的圖書相同部分全部都來源于文獻,屬于公有領域。


 法院:曉克系適格原告 《阿》構成侵權


法院經審理認為:首先,曉克系適格原告。曉克為《土》主編,該書緒論中載明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節、第七章第一、二、三節由曉克撰寫,該作品按照時間順序,對不同時期的土默特歷史進行了撰寫,各章節均可分割使用,且各部分撰寫作者標注明確,故在無相反證據的情況下,曉克為該書其撰寫部分的作者,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提起本案訴訟。


其次,著作權侵權中通用的判斷規則為“接觸+實質性相似”,《阿》構成侵權。第一,《土》的出版時間早于《阿》的出版時間,張繼龍具有接觸《土》的可能性。第二,著作權法的立法目的為鼓勵作品的創作和傳播,激勵創作的同時亦需平衡作者與公共之間的利益。本案中,原告提交的 比對表顯示,雙方表達存在相同相似部分一共有61處。法院排除文章宏觀結構及語言風格等思想部分和公有領域的素材,重點結合雙方當事人隨機挑選的10個部分和原告列舉的相同錯誤部分進行對比后發現,在脈絡結構上,《土》與《阿》都是從特定人物的角度入手,對相應背景和人物社會關系進行側寫,選取相應歷史事件和歷史文獻中的人物語言用以填充,論證其提出的論斷和觀點,甚至連轉折、連詞的選取都極盡相似;在對史料的選取提煉上,《阿》被控侵權部分表達中所引用文獻內容與《土》中曉克主張權利部分引文包括省略、括號注釋幾乎完全相同,而張繼龍所稱的公有領域文獻內容中大部分并無標點符號;在具體細節的表達上,兩書中無論是關于“不以為然”、“風華正茂”等具體人物性格和特征的刻畫和描寫,還是與歷史史料原文存在的細微差別上,均使用了相同的表達;在表達錯誤上,曉克指出的《土》中其所犯的“獨特”錯誤,在《阿》中也完全呈現。對此,張繼龍并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因此《阿》被控侵權部分所使用表達與《土》中曉克主張權利部分構成實質性相似。


最后,張繼龍未經許可在其創作的《阿》中使用了《土》中曉克享有著作權的部分內容,構成剽竊,侵犯了曉克的署名權、復制權等權利,應承擔侵權責任。被訴侵權內容字數所占比例極小,內蒙古出版社作為出版者并不容易發現存在侵權內容,其已經盡到了合理注意義務,應承擔停止出版《阿》的法律責任,無需承擔賠償責任。圓周公司系《阿》圖書的銷售商,能夠證明《阿》圖書有合法來源,京東公司作為京東網平臺的所有者,僅為網絡交易平臺的提供者,并未參與買賣雙方的商品交易事宜,故圓周公司、京東公司不應承擔賠償責任。


綜上,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判令被告張繼龍被告立即刪除《阿》中侵犯《土》中曉克撰寫的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節、第七章第一、二、三節著作權的內容,在《內蒙古日報》上刊登致歉聲明,消除影響,賠償原告曉克經濟損失2萬元及合理開支1.5萬元;被告內蒙古人民出版社立即停止出版含有侵犯《土》中曉克撰寫的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節、第七章第一、二、三節著作權內容的《阿》。


法官釋法


一、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作者可單獨主張著作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三條規定,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沒有參加創作的人,不能成為合作作者。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的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的著作權。本案中,《土默特史》一書以土默特部落的歷史為內容,按照時間順序對部落在各個歷史時期的發展進行撰寫,各章節之間除歷史延續方面存在銜接,內容彼此相互獨立,且各部分作者明確,故各章節可以分割使用。曉克作為第二編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二節、第七章第一、二、三節的作者,當然享有獨立的著作權。


二、歷史類題材文字作品的實質性相似認定標準


此前很多裁判文書都對歷史類題材文字作品的實質性相似作出過認定,一般而言,歷史類題材文字作品因取材于歷史,考證于史料,故全文宏觀的結構、公有領域公知的史實和對歷史考證得出的結論屬于著作權法不予保護的思想范疇,乃至古代文獻,均屬于公有領域范疇,亦應在考慮實質性相似的時候予以排除。


考察實質性相似時,普遍認為應當從作品主題、作品具體脈絡、細節描寫、相同錯誤等幾個方面進行比較。此處只著重討論作品的脈絡結構。脈絡結構不同于作品的宏觀結構,但又是結構的一種。具體而言,脈絡結構就是作品利用各種素材層層推進的具體方式,而宏觀結構,就是文章整體的論述角度。例如,本案《土默特史》中,第二章為北元時期的土默特,其中從土默特名稱的由來、土默特萬戶的形成、阿勒坦汗與土默特萬戶的分封等幾個方面進行整體安排,以指引作者進行撰寫,讀者進行查閱。這便是屬于思想,不能被任何人獨占,否則其他人無法再使用這種方式進行論述。然而,當具體到土默特名稱溯源的部分,作者先對土默特進行定義,再寫明關于土默特由來的學說,學說又是從何而來,學界有何不同意見,具體依據是什么,有沒有道理等等。通俗來講,就是作者對史料的選擇和文章撰寫順序的安排,先寫什么,后寫什么,誰說的什么話、什么書的什么記載應當放在什么位置,由此形成了具有作者個性的獨創性具體表達,而不再像 “提出問題-分析問題-解決問題”類的宏觀結構那樣抽象、可反復利用。因此,盡管史料和史實都屬于公有領域內容,但當作者對這些內容進行選取,按照撰寫需要有目的地將這些內容放之于其文章當中,即能形成具有獨創性的表達。脈絡結構相似的情況下,侵權方再以表達的有限進行抗辯時,其必將難以自圓其說。最后再結合作品主題、細節描寫、相同錯誤等方面,即能做出實質性相似的認定。


當然,此種認定方法對本案涉及的《土默特史》這一類歷史寫實類文字作品具有較大作用,但對于歷史類小說、歷史觀點爭鳴,則可能需要側重于細節描寫或主題等方面進行比對。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