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不正當競爭->裁判文書->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反不正當競爭->裁判文書->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裁判文書 > 反不正當競爭

全國首例視頻刷量不正當競爭案二審民事判決書

日期:2019-09-10 來源:法院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上海知識產權法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9)滬73民終4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耿曉華,副總裁。

委托訴訟代理人:馬遠超,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沈曉微,律師。


上訴人(原審被告):杭州飛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呂云峰,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上訴人(原審被告):呂云峰,男,漢族,住浙江省杭州市。


上訴人(原審被告):胡雄敏,男,漢族,住浙江省永康市。


上列三上訴人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海陽,律師。

上列三上訴人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林超穎,律師。


上訴人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愛奇藝公司)、杭州飛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因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2017)滬0104民初1896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9年1月2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9年1月31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愛奇藝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馬遠超、沈曉微,上訴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共同委托訴訟代理人張海陽、林超穎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上訴人愛奇藝公司上訴請求:


請求撤銷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2017)滬0104民初18960號民事判決第三項,依法改判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連帶向愛奇藝公司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500萬元(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


事實和理由:


一審法院判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連帶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不足以彌補愛奇藝公司的損失,也與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違法收益不相符合。



1.在案證據證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對于被愛奇藝公司甄別出的無效視頻刷量訪問數據,同樣向委托人收取報酬。


2.僅按照2017年2月1日至6月1日期間,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使用的meijujia字段的視頻刷量次數已逾9.5億余次,視頻刷量數平均每月約2.375億次,故自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13日侵權期間的刷量數26.125億次,按每萬次15元計,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獲利數為3,918,750元。即使按照24.05%的視頻刷量成功率計,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獲利亦有942,459元。


3.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侵權成本不應從其違法收益中剔除。


4.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經一審法院釋明后,拒不提供違法收益、視頻刷量總量等統計數據,理應對其作出不利的推定。


5.判決數額的確定還應當充分考慮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主觀惡意,以及訪問數據對愛奇藝公司所蘊含的巨大商業價值等綜合因素。

綜上,愛奇藝公司請求本院判如所請。


飛益公司、胡雄敏、呂云峰共同辯稱:


一、涉案視頻刷單行為由飛益公司獨自實施,呂云峰、胡雄敏作為公司員工的履職行為,應由飛益公司承擔,呂云峰、胡雄敏在本案中不應承擔任何責任。


二、飛益公司所涉視頻刷量行為并未損害愛奇藝公司的合法權益,也沒有給愛奇藝公司造成損害,不構成對愛奇藝公司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首先,飛益公司和愛奇藝公司的主要業務完全不同,兩者之間并不具有競爭關系。


其次,愛奇藝公司在本案中主張的視頻刷量行為,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1993年12月1日起施行,以下簡稱反不正當競爭法)中明確列舉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最后,飛益公司的視頻刷量行為改變的是視頻的播放數據,對于平臺經營者的愛奇藝公司并無任何影響。


三、即使飛益公司的視頻刷量行為構成對愛奇藝公司的不正當競爭,但鑒于愛奇藝公司未證明其損失以及飛益公司獲利;飛益公司的視頻刷量行為系視頻營銷方委托實施,相關責任應由視頻營銷方單獨承擔;因愛奇藝公司采用的技術屏蔽手段,大大降低了視頻刷量的成功率,去除人工成本、運營成本等支出項后,飛益公司所獲得的最終收入較低;以及視頻刷量行為客觀上大幅提升了愛奇藝公司的廣告收入等因素,本案中,飛益公司亦無需承擔賠償責任。


四、飛益公司的視頻刷量行為并非公開進行,一般不會被第三方知悉,因此,飛益公司的行為沒有降低愛奇藝公司的社會評價,且視頻刷量行為亦不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5條、第9條、第14條規定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故本案中飛益公司不應承擔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


飛益公司、胡雄敏、呂云峰并以其上述辯稱意見為其事實和理由,提出如下上訴請求:依法撤銷上海市徐匯區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滬0104民初18960號民事判決,改判駁回愛奇藝公司的全部一審訴訟請求。


愛奇藝公司辯稱,一審法院判決飛益公司、胡雄敏、呂云峰構成對愛奇藝公司的不正當競爭,查明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但一審法院的判決金額過低,愛奇藝公司堅持其上訴意見。


愛奇藝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1.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立即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立即停止侵害愛奇藝公司合法權益、立即停止針對愛奇藝網站(iqiyi.com)視頻內容的刷量行為;


2.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連帶賠償經濟損失500萬元;


3.在《法制日報》中縫以外版面刊登聲明,消除影響(聲明內容應經法院事先審核)。


一審審理中,愛奇藝公司確認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已停止涉案不正當競爭行為,向一審法院申請撤回了上述第1項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


一、愛奇藝公司、愛奇藝網站的基本情況


愛奇藝公司于2007年3月27日注冊成立,注冊資本3,000萬元,經營范圍為第二類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中的第三項、文藝、娛樂、科技、財經、體育、教育等專業類視聽節目的制作(不含采訪)、播出服務、第四項、網絡劇(片)的制作、播出服務、第五項、電影、電視劇、動畫片類視聽節目的匯集、播出服務、第六項、文藝、娛樂、科技、財經、體育、教育等專業類視聽節目的匯集、播出服務(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有效期至2018年10月23日);利用信息網絡經營音樂娛樂產品、從事網絡文化產品的展覽、比賽活動藝術品、演出劇(節)目、動漫產品、游戲產品(含網絡游戲虛擬貨幣發行)(文化經營許可證有效期至2018年7月6日)等。


愛奇藝公司主辦的愛奇藝網站,首頁網址為www.iqiyi.com,主要提供視頻播放服務、廣告推廣服務等。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布的許可證號為XXXXXXX的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載明如下信息:開辦單位為愛奇藝公司;有效期限為2015年10月23日至2018年10月23日;業務名稱為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網站域名為www.iqiyi.com,傳輸網絡為國際互聯網;業務名稱為移動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業務方式為手機wap網站(iqiyi.com),傳輸網絡為移動互聯網。


二、愛奇藝網站的運營情況


愛奇藝公司獲得著作權人的授權許可,在運營的愛奇藝網站中提供數量眾多的視頻作品,愛奇藝公司按照視頻訪問量向著作權人支付許可使用費是其獲取授權許可的方式之一,此種模式往往約定著作權人不得惡意實施增加訪問量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并對有效點播進行了界定。普通用戶觀看愛奇藝網站提供的視頻時,需觀看貼片廣告后方可觀看視頻內容。


《小林徽因》的出品方為福州菲影影業有限公司、福建伊視影業有限公司,上述兩公司將《小林徽因》于2016年9月18日至2026年9月17日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及轉授權,授予北京嘎納影業有限公司。


北京嘎納影業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16日出具授權書,將《小林徽因》非獨家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廣告經營權及收益權授予愛奇藝公司,授權平臺為愛奇藝公司及關聯公司運營的網站(iqiyi.com、pps.tv、ppstream.com)及其下級各子域名與軟硬件客戶端平臺、互聯網電視集成播控平臺及自有的互聯網電視客戶端等,分成單價為1.5元/有效付費點播量,授權期限為自上線之日起兩年,付費期限為自上線之日起三個月。


《思美人》的出品方為北京青春你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北京完美影視傳媒有限責任公司、湖南小伙伴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北京聯合映像傳媒有限公司、愛奇藝公司,除愛奇藝公司,其余出品方分別于2016年8月出具版權聲明,確認僅享有署名權,著作權歸屬北京青春你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經北京青春你好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以及相關公司授權,愛奇藝公司通過支付固定劇集版權費的方式于2015年11月30日獲得《思美人》自上線之日起10年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


《致命宿醉》的出品方為禾谷影業(深圳)有限公司、深圳鼎海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有限公司、深圳市禾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深圳市谷原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上述出品方于2017年1月出具授權書,確認深圳市禾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擁有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及轉授權,授權期限為5年。


深圳市禾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與愛奇藝公司于2017年3月簽訂視頻合作協議,將《致命宿醉》獨家全平臺公開播映權及公開傳播權、獨家廣告經營權收益權、獨家單獨進行維權的權利,以及上述權利的轉授權授予愛奇藝公司,約定分成單價為2元/有效付費點播量,授權期限為自上線之日起兩年,付費期限為自上線之日起六個月;深圳市禾美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保證在簽署、履行本協議過程中不會從事包括但不限于通過刷流量等方式惡意增加點擊量及分賬收入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所有對《致命宿醉》的有效付費點播均應來自對此真正感興趣的用戶,程序點擊、非真實播放等播放方式均會導致無效點播產生,即使產生收益,愛奇藝公司有權拒絕予以分成,程序點擊,指通過任何程序或腳本模擬用戶的檢索、點擊,包括但不限于自動瀏覽、代理服務器IP點擊、假IP點擊、自動刷新等數據控制手段;非真實播放,指暫停、快進、拖拽進度條均無法實現真實播放。


三、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基本情況


飛益公司于2014年12月30日注冊成立,注冊資本100萬元,經營范圍為手機軟件開發、計算機信息技術服務,計算機軟硬件、自動化控制系統的技術開發、技術服務等。呂云峰認繳出資51萬元,擔任執行董事、總經理,系法定代表人,胡雄敏認繳出資49萬元,擔任監事。


2017年5月27日,ICP/IP地址/域名信息備案管理系統顯示www.losery.com網站的主辦單位系胡雄敏,審核通過時間為2014年3月7日。


胡雄敏申請注冊了qchzx.cn、jxqfu.cn、dzhss.cn、styyc.cn、icfsw.cn、xv580.cn、Jl#等域名。


四、愛奇藝公司指控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一)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運營網站與涉案糾紛有關的信息


通過迅雷軟件下載http://meijujia.cn/js/idodo.php獲得idodo.php文件,下載http://www.losery.com/zsfwap.php獲得zsfwap.php文件。

idodo.php文件包含如下7段信息:


http://jl#/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w_19ru2487x1.html&vid=208788、


http://qchzx.cn/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v_19rr7c45lg.html&vid=209343、


http://jxqfu.cn/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v_19rr7ci7u0.html&vid=209346、


http://dzhss.cn/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v_19rr7a2p28.html&vid=209328、


http://styyc.cn/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v_19rr7ewq8k.html&vid=210193、


http://icfsw.cn/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v_19rr7c2p1w.html&vid=209344、


http://xv580.cn/js/my.php?tt=http%3A%2F%2Fm.iqiyi.com%2Fv_19rraz0vu4.html&vid=207102。


進入www.losery.com網站,網站中顯示有“飛益推廣XXXXXXXXXXX”“最新公告:輕輕松松提升優酷、土豆、騰訊、愛奇藝、搜狐、樂視等主流視頻播放平臺,增加播放排名”“視頻推廣報價……優酷PC……5元/10000……優酷贊……5元/1000……優酷收藏……20元/1000……”“請聯系我們客服QQ:XXXXXX****電話:XXXXXXXXXXX”等信息。進入www.losery.com/api網址,對接業務類型表格顯示有“業務名稱……業務單價……”“優酷移動端[帶指數]……8元/10000”“優酷刷贊……1元/300”“愛奇藝……15元/10000”等信息。


一審中,各方當事人確認idodo.php文件系用于批量執行訪問行為的文件,上述7段信息分別指向于愛奇藝網站的《想去三亞嗎?》、《思美人》第1集、第7集、第8集、第10集、第15集、第42集等7部視頻。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確認XXXXXXXXXX的QQ號碼系呂云峰申請注冊,XXXXXXXXXXX的手機號碼登記于胡雄敏名下。


(二)愛奇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與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及相關人員溝通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點擊量的信息


愛奇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昵稱為小馬哥)與號碼為XXXXXXXXXX(昵稱為老高興)的QQ用戶溝通,主要包含如下信息:2017年5月27日,“小馬哥:想做個視頻推廣可以吧”“老高興:可以的哦”……“小馬哥:先刷個50w”“老高興:可以的”…….“老高興:你拍一下,然后把視頻鏈接給我,我讓同事給你對接”……“老高興:……這個拍37件,740元”。2017年6月2日,老高興在溝通過程中發送網頁截屏,顯示2017年6月2日14時許,《二龍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的已刷值為500,548,101%。“小馬哥:收到!我再觀察幾天,會否掉量”“老高興:可能還會掉量,但是系統會自動補上去的,就是會再刷的,掉了就會一直刷的,系統會自動檢測的”“小馬哥:老板比較忙,理解的”“老高興:我不是老板呢,我也是一個小兵”。


愛奇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QQ昵稱為小馬哥)與老高興推薦的號碼為XXXXXXXXX(備注為同事介紹)的QQ用戶溝通,該用戶歷史簽名中顯示2017年1月3日有“視頻播放量刷優化點擊率數據播放次數評論高效推廣”信息。


雙方溝通主要包含如下信息:2017年5月27日,“同事介紹:您好,我是刷愛奇藝視頻的,刷50萬嗎?你視屏鏈接發我下,我給您安排刷,下單的話,你用這個鏈接下好了……拍37件,剛好740元,給您優惠10元”……“小馬哥:http://www.iqiyi.com/v19rrnztgm0.html?list=19rrkbuubm”“小馬哥:我想在5月31日這天二龍湖浩哥刷50萬,可以吧”……“小馬哥:到時我怎么驗貨”“同事介紹:驗貨的話,你視屏下面播放量會有顯示的”“小馬哥:我不知道你哪個點開始操作的啊”“同事介紹:那我刷好以后,給你截圖吧”“小馬哥:刷的前后都給我一個截屏吧”,同事介紹在上述溝通過程中發送了網頁截屏,顯示《二龍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當時播放量為6,624萬,同事介紹在上述溝通過程中發送的是淘寶網商品鏈接,淘寶網賣家真實姓名為呂云峰,愛奇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通過支付寶支付了740元。


2017年5月31日,“小馬哥:進展如何”“同事介紹:昨天晚上12點開始跑的……現在刷了12萬了”“小馬哥:慢速,一天可以刷多少”“同事介紹:愛奇藝這個視頻速度改不了,刷愛奇藝的方法特殊,跟別的不一樣,速度不能調節”“小馬哥:都是用各種域名ip訪問咯,愛奇藝有反刷量系統,你們這個方法能過關嗎”“同事介紹:這是技術上的問題,技術這么說的,具體的我也不知道,我們刷了這么久了,都沒有客戶反饋掉量”“小馬哥:我看了下,刷愛奇藝你們報價最高”“同事介紹:別人家都刷不了,而且刷的話他們不保證量,過2、3天就會掉光……我們不會掉量,你刷完以后就會知道了,競爭這么激烈沒兩把刷子做不了這么久的”,同事介紹在溝通過程中分別發送網頁截屏,顯示2017年5月31日15時許,《二龍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的初始值為66,327,058,已刷值為121,241,25%,目標值為50萬。2017年6月1日,已刷值為308,486,62%。


愛奇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昵稱為美妙生活)與微信昵稱為一頁書(電話號碼為XXXXXXXXXXX)的用戶溝通,包含如下信息:2017年5月31日,“美妙生活:在?做刷量任務嗎?”“一頁書:你要做刷量嗎?你加下客服qq,微信哈”“美妙生活:看來你是老大啊”“一頁書:我是負責技術的,對接客戶一般是客服處理的”。


愛奇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昵稱為美妙生活)與一頁書推薦的微信昵稱為愛琴海的用戶溝通,包含如下信息:2017年5月31日,“美妙生活:飛益推廣客服?”“愛琴海:是的”“美妙生活:愛奇藝和騰訊可以刷吧”“愛琴海:可以”。6月1日,“美妙生活:愛奇藝報價多少啊”“愛琴海:賣15一萬,量大可以少”“美妙生活:超級武神之龍行天下,刷十萬”,當日美妙生活通過微信支付愛琴海150元,愛琴海在溝通過程中發送網頁截屏,顯示《超級武神之龍行天下》的初始值為3,178,236,已刷值為101,253,102%,目標值為10萬,開始時間為2017年6月1日11時58分,結束時間為同日17時36分。


一審審理中,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稱微信昵稱為愛琴海的員工通過微信收取的款項轉交給胡雄敏,該款項以及呂云峰通過支付寶收取的款項均未匯入飛益公司賬戶,直接用于支付服務器、流量和員工工資,剩余部分作為股東分紅。


(三)愛奇藝網站運營數據中與涉案糾紛相關的信息


登陸愛奇藝公司的統一登錄平臺,在運營數據的劇集統計中搜索《小林徽因》2017年3月1日至同年5月31日的數據,顯示視頻播放趨勢中的播放VV數據(指視頻包含廣告被打開的次數)出現較大波動,2017年3月28日至4月5日分別為9,184、211,202、16,712、193,327、12,572、333、37,831、324、1,553。

搜索《二龍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2017年3月1日至同年5月31日的數據,顯示視頻播放趨勢中的播放VV數據出現較大波動,2017年5月23日至5月31日分別為18,541、17,919、18,008、19,200、20,603、24,678、25,273、25,299、97,217。


使用Xshell5計算機軟件登陸IP地址為10.153.104.79的服務器,登陸界面顯示愛奇藝公司的權利宣示內容。在服務器數據中查詢2017年2月1日至同年6月1日,訪問愛奇藝網站的前鏈地址包含“meijujia”字段的數據信息,查詢結果包含訪問者IP地址、訪問時間、播放視頻ID、前鏈地址、訪問工具、使用設備等,顯示訪問次數為9.5億余次。


查詢服務器數據中2017年3月15日至4月20日間,訪問《小林徽因》的前鏈地址包含“meijujia”字段的數據信息,查詢結果中前鏈地址包含“http://meijujia.cn/js/idodo.php”等信息。查詢服務器數據中2017年5月31日訪問《二龍湖浩哥之今生是兄弟》的前鏈地址包含“meijujia”或“cn/js/my.php”字段的數據信息,顯示有299,370條結果,查詢結果中前鏈地址包含“http://styyc.cn/js/my.php”或“http://icfsw.cn/js/my.php”等信息。


一審審理中,愛奇藝公司確認9.5億余次的訪問數據系原始數據,尚未剔除被甄別的虛假訪問數據。


五、與案件有關的其他情況


一審審理中,愛奇藝公司確認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于2017年9月13日停止了通過技術手段增加愛奇藝網站視頻訪問量的行為,申請撤回停止侵權的訴訟請求,一審法院經審查于2018年4月20日裁定予以準許。


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稱自2016年10月開始實施通過技術手段增加愛奇藝網站視頻訪問量的行為,委托方與其通過信息網絡聯系,未提供身份信息。愛奇藝公司稱即使查實委托方系相關視頻合作協議相對方,亦不向委托方主張違約之責。


一審法院認為,鑒于愛奇藝公司確認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通過技術手段增加愛奇藝網站視頻訪問量的行為已于2017年9月13日停止,則涉案糾紛應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予以評判。


依據各方當事人的訴辯意見,本案存在如下爭議焦點:


一、愛奇藝公司指控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通過技術手段增加愛奇藝網站視頻訪問量的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


二、若一審法院認定構成不正當競爭,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應承擔的民事責任。


關于焦點一,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經營者在市場交易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本法所稱的不正當競爭,是指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行為。本法所稱的經營者,是指從事商品經營或者營利性服務(以下所稱商品包括服務)的法人、其他經濟組織和個人。


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主張反不正當競爭法明確列舉了各類不正當競爭行為,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訪問量的行為未在禁止之列,故不受該法規制。


一審法院認為,愛奇藝公司指控的涉案行為確實不在反不正當競爭法列明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中,但是不正當競爭行為的現實情形紛繁多樣,反不正當競爭法只對修法時顯現的具有穩定性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作出了明確規定,而對于未顯現的以及其他階段性的非類型化不正當競爭行為,人民法院可以依據該法第二條予以認定。


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案例45號的裁判要點指出違反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商業道德,妨礙其他經營者正當經營并損害其合法權益,可以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原則性規定認定為不正當競爭,上述審判原則本案應予參照,故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上述辯稱意見,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作為原則性條款,受其規制的行為應當符合如下條件:1.屬于經營者實施的市場競爭行為。2.違反市場經濟競爭原則而具有不正當性。3.損害了其他經營者合法權益。


(一)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作為經營者,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點擊量的涉案行為屬于市場競爭行為


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主張呂云峰、胡雄敏系履行職務,應由飛益公司對外承擔相應法律責任,即使法院認定非履行職務,呂云峰、胡雄敏亦非市場經營者,不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調整的主體;愛奇藝公司運營視頻網站,通過廣告費、會員費獲取收益,飛益公司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訪問量獲取委托方的報酬,兩者經營范圍、盈利模式均不相同,不具有競爭關系,亦不受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


一審法院認為,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六十二條規定,法定代表人因執行職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法人承擔民事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以下簡稱侵權責任法)第三十四條規定,用人單位的工作人員因執行工作任務造成他人損害的,由用人單位承擔侵權責任。上述法律規定職務侵權行為人免責的前提是行為人系執行職務,為法人利益而為。


根據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飛益公司主要負責運營網站,宣傳推廣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訪問量的業務,呂云峰以個人名義開設淘寶店鋪,虛設商品并通過個人支付寶收取交易款項,胡雄敏申請注冊域名以供實施涉案行為、提供技術支持、收取交易款項,并且呂云峰、胡雄敏收取的交易款項均自行處置,未交由飛益公司支配,呂云峰、胡雄敏上述行為與飛益公司利益具有獨立性,并非為飛益公司利益實施的職務行為,而是分工合作,共同實施通過技術手段增加愛奇藝網站的訪問數據,應認定呂云峰、胡雄敏為市場經營者。


其次,從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的文義來看,規范的是市場經營活動中的不正當競爭行為,關注競爭行為是否擾亂市場經濟秩序獲得不當利益以及是否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并未限定于同業競爭關系,所以不論是自然人的呂云峰、胡雄敏,還是經營范圍、盈利模式與愛奇藝公司不相同的飛益公司,只要在與愛奇藝公司相關的市場經營活動中獲取競爭優勢或破壞愛奇藝公司的競爭優勢就應認定為實施了競爭行為,從而受反不正當競爭法規制。綜上,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上述主張一審法院均不予采納。


本案中,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接受委托人委托,使用技術手段增加愛奇藝公司經營的愛奇藝網站的多個視頻訪問量,干擾了愛奇藝網站的真實視頻訪問數據,其后果為,一,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據此謀取交易機會,直接從委托方獲得經濟利益;二,相關方根據與愛奇藝公司的視頻合作協議,因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行為獲取經濟利益,相應地增加了愛奇藝公司不應支出的合作分成;三,破壞了愛奇藝公司收集訪問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從而影響到愛奇藝公司對訪問數據進行系統分析后作出的經營決策以及關聯方的合作策略;故一審法院認定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實施的涉案行為屬于市場競爭行為。


(二)涉案行為違反市場經濟競爭原則,具有不正當性


對于愛奇藝公司而言,運營愛奇藝網站獲取的視頻訪問數據具有如下商業價值,其一,愛奇藝網站通過提供眾多視頻吸引相關公眾,除支付定額許可使用費獲取著作權人授權許可外,還采取按照視頻訪問量支付許可使用費的方式,視頻訪問數據是該種許可使用費的計算依據;


其二,普通用戶觀看愛奇藝網站視頻需要先觀看貼片廣告,視頻訪問數據是愛奇藝公司向廣告投放者收取廣告費的計算依據;


其三,愛奇藝公司收集的訪問數據信息,包含訪問者IP地址、訪問時間、播放視頻ID、前鏈地址、訪問工具、使用設備等眾多信息,統計分析上述信息可以知悉訪問者的地域分布、觀看視頻的時間分布、相關視頻的受歡迎程度等信息,是愛奇藝公司確定市場需求,決定視頻采購、視頻推介、服務器布局等經營活動決策的依據;


其四,是影響愛奇藝網站視頻排位的因素之一,進而可能影響消費者對愛奇藝公司商業信譽的判斷。另愛奇藝公司在與相關著作權人簽訂的視頻合作協議中,界定了何為視頻的有效點擊,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亦確認愛奇藝公司采取了有效的技術手段甄別無效的視頻訪問數據,可見愛奇藝公司明確知悉視頻訪問數據的商業價值,并積極采取了有效措施予以保護。


一審法院據此認定,訪問數據對于視頻網站經營者而言,既直接影響經濟收入,也能經過系統分析后作為運營決策的重要考量因素,蘊含著巨大的商業價值,能給視頻網站經營者帶來競爭優勢,愛奇藝公司依托于視頻訪問數據獲取的商業利益應受法律保護,其他經營者可以與視頻網站經營者開展自由競爭,但不得對訪問數據施加超出合理界限的干擾、破壞,這不僅是視頻網站經營者,也是與之相關的諸如從事著作權交易、信息網絡廣告等業務的經營者,所公認的商業道德。


本案中,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明知愛奇藝公司采取技術手段防范無效的視頻訪問數據,應知曉視頻訪問數據對于愛奇藝公司存在重大的商業價值,仍然通過技術手段增加無效的愛奇藝網站視頻點擊量,以獲取不當利益,并通過信息網絡宣傳推廣該業務,持續地、大范圍地干擾、破壞愛奇藝網站統計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主觀惡意明顯,其不尊重他人合法權益的肆意而為,顯然與公認的商業道德相悖,故涉案行為違反市場經濟競爭原則,具有不正當性。


(三)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點擊量的涉案行為損害了愛奇藝公司的合法權益


一審法院認為,視頻訪問數據對于愛奇藝公司具有的商業價值,相應地涉案行為也就造成了愛奇藝公司的損害結果,


其一,愛奇藝公司根據訪問數據支付著作權許可使用費,而基于甄別技術的有限性、滯后性,愛奇藝公司如未能甄別虛假訪問數據,將支出不應承擔的許可使用費。


其二,愛奇藝公司通過系統分析視頻訪問數據來探知市場需求,進而作出經營活動決策,而基于不真實的訪問數據,愛奇藝公司會做出錯誤的判斷,導致競爭優勢的喪失。


其三,視頻訪問量是影響愛奇藝網站中視頻排位的因素之一,面對海量的視頻內容和有限的觀賞時間,消費者一般會根據服務提供者設置的榜單推薦來選擇視頻,因虛假訪問量而排位在先的視頻由于并不能真實反映消費者以及市場的需求,因此被誤導的消費者一旦發現視頻排位與質量不相吻合時,將產生不良用戶體驗,從而懷疑愛奇藝網站的訪問數據,進而不再信賴愛奇藝公司的商業信譽,最終選擇其他服務提供商導致愛奇藝公司經濟利益的再損失。


另,涉案糾紛發生于信息網絡視頻服務行業中,信息網絡的特點之一就是沒有明顯的區域邊界,相應的消費者范圍較廣,而且愛奇藝公司作為國內知名的視頻網站經營者,擁有龐大的消費者群體,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立法宗旨之一就是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故在判斷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時,應一并考量涉案行為是否會誤導消費者,損害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如前所述,若愛奇藝網站不能有效排除無效訪問數據,采取技術手段獲得較高訪問量的視頻即可能排位在先,會使消費者誤認為該視頻符合大眾欣賞眼光、更值得觀看,從而引起消費者的錯誤關注;而且愛奇藝公司基于錯誤訪問數據統計分析后作出的服務器地域布局,可能影響消費者的觀看體驗。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在市場競爭中,分工合作,共同實施通過技術手段干擾、破壞愛奇藝公司運營的愛奇藝網站的訪問數據,違反公認的商業道德,損害愛奇藝公司以及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構成不正當競爭。


愛奇藝公司還主張涉案行為違反《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第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第二十七條規定,一審法院認為,


首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裁判文書引用法律、法規等規范性法律文件的規定》第四條規定,民事裁判文書應當引用法律、法律解釋或者司法解釋。對于應當適用的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或者自治條例和單行條例,可以直接引用。而《網絡交易管理辦法》系行政規章,非法院審理涉案糾紛時應當引用。


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第二十七條主要規制危害網絡安全的行為,并非制止依附于他人信息網絡開展損害他人競爭優勢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亦不適用于涉案糾紛。故對愛奇藝公司主張的上述請求權基礎,一審法院不予采納。


關于焦點二,侵權責任法規定,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賠償損失、消除影響等侵權責任。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


一審法院認為,呂云峰、胡雄敏涉案行為并非為飛益公司利益履行職務,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具備共同的侵權故意,分工合作完成涉案侵權行為,應認定構成共同侵權,就此承擔連帶責任。


愛奇藝公司主張因涉案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失以及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因侵權行為所獲的利潤難以計算,要求按照法定賠償標準獲賠,一審法院予以準許,根據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侵權時間、侵權規模、收費標準、干擾破壞愛奇藝網站訪問數據的次數以及主觀惡意程度等因素酌情判定賠償金額為50萬元。


一審中,愛奇藝公司主張經濟損失高達500萬元的主要理由是干擾愛奇藝網站訪問數據的次數畸高,并認為2017年2月1日至6月1日的4個月期間,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實施侵權行為中僅訪問地址包含meijujia字段的刷量次數已達9.5億余次,按照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每萬次點擊收費15元的標準,以及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自認的自2016年10月開始實施侵權行為的侵權時間進行計算,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違法所得不少于390余萬元,考慮到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通過多個域名實施侵權行為,實際非法收益遠超500萬元。


對此,一審法院認為,


首先,愛奇藝公司提供的網絡訪問數據確實顯示4個月間,訪問地址包含meijujia字段的訪問次數高達9.5億余次,但是上述數據系原始數據,基于愛奇藝公司設置了甄別虛假訪問數據的技術手段,大部分虛假的訪問數據已被甄別予以剔除,對于無效訪問數據,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既不能收取委托方的報酬,愛奇藝公司也無需支付著作權許可使用費,并且愛奇藝公司也確認愛奇藝網站中并非所有的視頻均是采取按照訪問數據支付著作權許可使用費的計費方式,故不能簡單地將某時期內原始訪問數據和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收費標準的乘積作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違法所得;


其次,雖然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未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實際支出的成本金額,但實施涉案侵權行為確需支出購置設備、流量以及人力支出等成本,本院酌定賠償金額時應予以考量,故愛奇藝公司主張經濟損失高達500萬元,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愛奇藝公司主張在《法制日報》中縫以外版面刊登聲明,消除影響,鑒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涉案侵權行為確實誤導了相關公眾,損害了愛奇藝公司的商業信譽,擾亂了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理應消除相應影響,愛奇藝公司要求刊載聲明,消除影響的方式尚屬合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綜上,一審法院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第二十條第一款,侵權責任法第八條、第十五條第一款第六項、第八項、第二款規定,判決:


一、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連帶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


二、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于《法制日報》中縫以外版面刊登聲明,消除不正當競爭行為對愛奇藝公司造成的影響(聲明內容須經一審法院審核,如不履行,一審法院將在相關媒體上公布判決的主要內容,費用由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連帶負擔);


三、駁回愛奇藝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46,800元,由愛奇藝公司負擔21,060元,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連帶負擔25,740元。


本院二審期間,各方當事人均沒有提交新證據。


二審庭審中,愛奇藝公司向本院確認如下事實:


1.愛奇藝公司在愛奇藝網站所播放的視頻主要是自制視頻及獲得權利人許可播放的視頻。其中,愛奇藝公司分別根據播放量多寡,通過廣告收益分成、定額付費等方式向權利人支付許可使用費。


2.愛奇藝公司在愛奇藝網站播放視頻的主要盈利方式是廣告收入和收取會員費。其中廣告收入通過計算點擊視頻的數量進行結算,涉案視頻刷量行為同樣會增加廣告的展示量。


本案中,各方當事人的主要爭議焦點在于:


一、涉案視頻刷量行為是否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及其法律適用。


二、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應否在本案中承擔連帶責任。


三、一審法院判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并承擔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是否具有事實和法律的依據。


一、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


本院認為,一方面,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采取的是一般條款與列舉性規定相結合的立法體例,一般條款中具有指引和約束法官行使裁量權的實質性內涵和要素,一般條款的適用能夠確保法律對于新發展和新需求的適應性,確保法律調整的靈活性和及時性,因此,一般條款是認定法律未列舉行為的開放性依據,具有概括適用于未列舉情形和保持開放性的功能。


另一方面,反不正當競爭法作為規范市場競爭秩序的法律,更取向于維護競爭自由和市場效率。而現代社會層出不窮的新技術和新商業模式,究竟是促進了自由競爭,提高了市場效率,還是帶來了完全相反的結果,可能需要更為周密的分析和利益平衡。因此,對反不正當競爭法一般條款的適用,更應當秉持謙抑的司法態度,對競爭行為保持有限干預和司法克制理念,嚴格把握一般條款的適用條件,以避免不適當干預而阻礙市場的自由競爭。


一般情況下,對反不正當競爭法一般條款的適用應當秉持以下原則:

其一,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一般條款調整的行為,既不是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章列舉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而其他專門法也未對該種行為作出特別的規定。

其二,以反不正當競爭法一般條款認定法律未列舉的不正當競爭行為時,必須以反不正當競爭法一般條款規定的構成元素作為必要的約束和指引,進行綜合衡量和判斷,其考量要素包括:

(1)是否違反了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原則和公認的商業道德而具有不正當性。

(2)是否存在競爭性損害,特別是對于市場競爭機制是否構成損害。


就本案而言,首先,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規定,經營者在市場交易中,應當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誠實信用的原則,遵守公認的商業道德。本法所稱的不正當競爭,是指經營者違反本法規定,損害其他經營者的合法權益,擾亂社會經濟秩序的行為。本法所稱的經營者,是指從事商品經營或者營利性服務(以下所稱商品包括服務)的法人、其他經濟組織和個人。


上述法律規定表明,經營者的市場交易行為受反不正當競爭法所規制,經營者之間是否構成同業競爭關系,并非判斷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的法定要件,故涉案視頻刷量行為作為一種市場交易行為,是否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仍應當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的具體規定進行判斷。本院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關于飛益公司和愛奇藝公司的主要業務完全不同,兩者之間并不具有競爭關系,因此,飛益公司不構成對愛奇藝公司不正當競爭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其次,如上文所言,涉案視頻刷量行為應否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予以調整,首先應當判斷涉案視頻刷量行為是否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章列舉的不正當競爭行為,而其他專門法也未對該種行為作出特別的規定。對此,本院認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規定,經營者不得利用廣告或者其他方法,對商品的質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產者、有效期限、產地等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


本案中,虛構視頻點擊量的行為,實質上提升了相關公眾對虛構點擊量視頻的質量、播放數量、關注度等的虛假認知,起到了吸引消費者的目的,因此,虛構視頻點擊量僅是經營者進行虛假宣傳的一項內容,故應當按照虛假宣傳予以處理,因此,本院認為,虛構視頻點擊量的行為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九條所規制的“虛假宣傳”的不正當競爭行為。


再次,本案中,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作為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點擊量的經營者,知道其通過技術手段增加的視頻點擊量既未實際播放亦無真實受眾,屬于虛構的視頻點擊量,而虛構視頻點擊量,會提升相關公眾對虛構點擊量視頻的質量、播放數量、關注度等的虛假認知,從而產生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的后果,但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仍根據他人虛構視頻點擊量的要求,實施了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點擊量的涉案視頻刷量行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上述行為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九條規定的,幫助他人實施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的行為,應當與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


本院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關于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系視頻營銷方委托實施,相關責任應由視頻營銷委托方單獨承擔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綜上,本院認為,虛構視頻點擊量屬于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章第九條明確列舉的虛假宣傳行為,而根據侵權責任法第九條的規定,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涉案視頻刷量行為屬于幫助他人實施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故根據現有法律法規,完全可以對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涉案視頻刷量行為予以處理,無需引用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條另行評判,一審法院對于虛構視頻點擊量屬于不正當競爭行為的認定本身并無不當,但在反不正當競爭法具體條款的適用上略有瑕疵,本院依法予以糾正。


二、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


本院認為,根據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飛益公司負責運營網站,宣傳推廣通過技術手段增加視頻訪問量的業務,呂云峰以個人名義開設淘寶店鋪,虛設商品并通過個人支付寶收取交易款項,胡雄敏申請注冊域名以供實施涉案行為、提供技術支持、收取交易款項,并且呂云峰、胡雄敏收取的交易款項均自行處置,未交由飛益公司支配。


上述事實表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系分工合作,共同實施了涉案視頻刷量行為,一審法院據此判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在本案中承擔連帶責任,依法有據并無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維持。本院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關于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由飛益公司實施,應由飛益公司承擔民事責任,呂云峰、胡雄敏只是履職行為,在本案中不應承擔任何責任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三、關于第三個爭議焦點


本院認為,首先,就視頻播放商業領域中相關的市場交易者而言,愛奇藝公司作為視頻播放平臺經營者,僅是市場交易者中的一個類別,該視頻播放商業領域中相關市場交易者,還包括了視頻內容投資者、制作者、交易商以及廣告投放者等等,而視頻播放數據對于投資人投資視頻拍攝;制作人選擇制作視頻內容、交易商選擇交易的視頻內容;廣告商選擇投放廣告的視頻等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參考和指引作用,而視頻刷量行為所給出的錯誤的視頻播放數據,亦可能造成相關市場交易者的誤判,從而對相關市場交易者的經營造成損害。因此,就本案視頻刷量行為,對包括愛奇藝公司在內的視頻播放商業領域的相關市場參與者,均造成了損害。


況且,根據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涉案視頻刷量行為虛假的提高了視頻播放數據,既致使愛奇藝公司支出了本不存在的播放費用,又提高了愛奇藝公司監測、管理等成本,故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實施的視頻刷量行為已經造成愛奇藝公司的實際損害,本院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關于涉案視頻刷量行為改變的是視頻播放數據,對愛奇藝公司并無任何影響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本院認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應當就其涉案視頻刷量行為對愛奇藝公司造成的損害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


其次,對于一審法院判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是否合理的問題。


本院認為,其一,如前所述,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不正當競爭行為不但損害了愛奇藝公司的合法權益,還可能造成對市場其他參與者的損害,因此,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依據視頻刷量行為的獲利,不能均視為屬于愛奇藝公司的損失。


其二,本院注意到愛奇藝公司的獲利方式包括了通過計算視頻播放數量結算廣告收入的情況,因此,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確實有可能同時增加愛奇藝公司的廣告收入。但是,一方面沒有證據表明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確實包括了通過計算視頻播放數量結算廣告收入的視頻,另一方面,廣告商一旦發現虛假的視頻播放數據,顯然會就此向愛奇藝公司提出異議,從而雙方更可能按照實際播放數據進行結算。因此,在沒有證據證明,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確實增加愛奇藝公司收入的情況下,本院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關于視頻刷量行為客觀上大幅提升了愛奇藝公司的廣告收入的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其三,在本案中尚無充分的證據證明愛奇藝公司具體損失,以及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依據視頻刷量行為的獲利,并不均屬于愛奇藝公司損失的情況下,本院認為,本案中可以基于以下因素,酌情確定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的數額,包括:


1.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侵權期間。根據本案中查明的事實,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自2016年10月至2017年9月13日期間,實施了涉案視頻刷量行為。


2.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侵權規模。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2017年2月1日至同年6月1日期間,包含“meijujia”字段的數據信息訪問愛奇藝網站的前鏈地址的訪問次數為9.5億余次。


3.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的收費標準。根據本案查明的事實,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的收費標準為每萬次15元。


4.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涉案視頻刷量行為干擾破壞愛奇藝網站訪問數據的實際情況。在本案審理中,愛奇藝公司確認9.5億余次的訪問數據系原始數據,尚未剔除已被甄別去除的虛假訪問數據,且愛奇藝公司在其上訴狀中認可的涉案視頻刷量成功率約為24.05%,而基于市場交易的一般常理,已被愛奇藝公司甄別去除的虛假訪問數據,必然會對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涉案視頻刷量行為的收費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


5.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主觀惡意程度。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明知虛構視頻點擊量的行為,會提升相關公眾對虛構點擊量視頻的質量、播放數量、關注度等的虛假認知,仍根據他人虛構視頻點擊量的要求,實施了涉案視頻刷量行為,具有明顯的主觀過錯。


綜合上述考量因素,一審法院酌情判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賠償愛奇藝公司經濟損失50萬元,尚屬合理,本院依法予以維持,本院對于愛奇藝公司、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相關上訴意見,均不予采納。


最后,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關于其不應承擔消除影響的民事責任的上訴意見。本院認為,涉案視頻刷量行為虛假的提高了視頻播放數據,而愛奇藝公司作為視頻播放數據的統計者和發布者,必然會因為虛假的視頻播放數據,而對其商譽造成損害,一審法院據此判決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在《法制日報》中縫以外版面刊登聲明,消除涉案視頻刷量行為對愛奇藝公司造成的影響,依法有據,并無不當,本院依法予以維持,本院對于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相關上訴意見,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本院認為,愛奇藝公司、飛益公司、呂云峰、胡雄敏的上訴請求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雖有不當,但處理結果正確,本院依法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不正當競爭法》(1993年12月1日起施行)第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四條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42,800元,由北京愛奇藝科技有限公司負擔人民幣19,260元,由杭州飛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呂云峰、胡雄敏共同負擔人民幣23,54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陳惠珍

審 判 員  何 淵

代理審判員  岳琦畝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周 穎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