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商標->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商標

被司法拍賣的原中華老字號企業商標侵權認定

日期:2019-07-11 來源:知產力 作者:趙曉青 瀏覽量:
字號:

原標題:原“中華老字號”企業商標被司法強制拍賣后的商標侵權認定及責任承擔——蘇州市吳中區木瀆鎮金星村經濟合作社訴蘇州市石家飯店等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裁判要旨】


原商標權人因經營不善導致商標被司法強制拍賣,從一般的商業邏輯及市場慣例來講,受讓方在支付商標轉讓款后,應當意圖在后續經營中獨立使用訴爭商標。如果允許原商標權人繼續使用與商標相同文字的字號繼續經營,相當賦予其在獲得相應商標轉讓款的同時仍然繼續享有以原商標為核心的品牌利益,這對于受讓方明顯不公平。為厘清雙方權利邊界,維護正常市場競爭秩序,保護消費者利益,應當判令原商標權人變更字號。


【案件信息】


一審:蘇州中院(2017)蘇05民初268號民事判決書


二審:江蘇高院(2018)蘇民終583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


“石家飯店”前身為“敘順樓”,創立于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1927年,石仁安將“敘順樓”更名為“石家飯店”。新中國成立后,1956年實行公私合營,石家飯店成為國有企業。在改革開放中,國有性質的石家飯店于2003年轉制為民營企業,經營者為居永泉。石家飯店靈巖山店成立于2010年,石家飯店李公堤店成立于2011年,均為蘇州市石家飯店的分支機構。


石家飯店原系第749877號“石家”及第1615194號“石家飯店”文字及圖商標權利人。2016年11月29日,金星村經濟合作社通過公開競價于人民法院司法拍賣網絡平臺上以最高價拍得上述兩商標,成交價為2503200元。2016年11月30日,蘇州市吳中區人民法院出具(2015)吳執字第1005號之三執行裁定書,裁定上述兩商標所有權歸金星村經濟合作社。2016年12月26日,國家商標局受理商標轉讓申請,2017年7月6日,國家商標局核發商標轉讓證明。


司法拍賣成交后,石家飯店仍然在店鋪門頭懸掛“石家飯店”匾額,菜單封面顯著標注“石家飯店”商標。國家商標局核發商標轉讓證明后,石家飯店店鋪門頭仍保留有“石家飯店”的店招及“石”字石刻,顧客在刷卡消費時顯示的商戶名仍然為石家飯店。石家飯店靈巖山店、李公堤店在涉案商標拍賣之前均已停止經營并被法院予以查封,但仍然保留當初經營時在門頭懸掛的“石家飯店”匾額。


金星村經濟合作社遂以石家飯店、石家飯店靈巖山店、石家飯店李公堤店、居永泉涉嫌侵害商標權和不正當競爭為由,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四被告立即停止商標侵權行為并變更企業名稱、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人民幣100萬元。


【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首先,在法院裁定涉案商標歸原告所有后,被告對該兩商標已不再享有商標權益,其未經權利人許可,在后續經營過程中商業性使用上述商標標識,容易導致消費者對其與商標持有人提供商品及服務產生混淆和誤認,構成商標侵權。


其次,無論是字號還是商標均是發揮市場識別手段、彰顯產品或者服務質量的標志。實踐中,一旦兩者產生沖突,理論上應當遵循保護在先權利和維護公平競爭的基本原則予以處理,以正確合理地界定雙方權利邊界,維護企業的經營利益和相應的市場秩序。而一旦保護在先權利和維護公平競爭的價值取向在取舍之間無法兼而有之時,則應當將衡平雙方權益、厘清市場主體經營界限以及維護正常市場競爭秩序等納入考量因素,綜合判定被告是否應當變更字號。本案中,涉訴商標“石家飯店”或“石家”文字為其發揮呼叫及識別功能的要部,而訴爭字號為石家飯店,并且石家飯店在之前的實際經營中亦長期持續使用“石家飯店”作為其經營標識,商標和字號高度重合,使“石家飯店”成為其品牌經營的核心。在此前提下,綜合以下幾項因素的考量,依法判令石家飯店應當予以變更字號:首先,從衡平雙方權益的角度來看,允許石家飯店保留字號將會對金星村經濟合作社權利造成不當損害。一方面金星村經濟合作社以250萬元價格受讓商標且支付了對價,從一般的商業邏輯及市場慣例來講,受讓方支付相對高額的商標轉讓款后,應當意圖在后續經營中獨立使用訴爭商標。此時如果允許被告繼續使用“石家飯店”作為字號開展市場經營,相當于賦予其在獲得相應商標轉讓款的同時仍然繼續享有該品牌所帶來的品牌效應及品牌優勢,這對于受讓方而言顯然是不公平的,并且也不利于該品牌的后續發展。另一方面,被告在經營失利的情況下商標被強制拍賣,其接受商標轉讓款應視為放棄相關商標權益,鑒于“石家飯店”本身為其核心品牌,故出于商業誠信,其亦不得在后續經營中商業性使用“石家飯店”字樣。其次,從厘清商業標識權利邊界的角度出發,應當以盡可能劃分清楚相關商業標識的權利范圍和邊界,根除市場混淆的可能性,同時促進品牌的發展和創新為判斷的基準。本案中,在涉案商標被拍賣之前,商標與字號歸屬于同一市場主體使用,“石家飯店”兼具識別經營者和商品或服務來源的雙重作用。但是,在“石家飯店”商標被強制拍賣轉讓于他人,商標與字號被割裂的情況下,對雙方權益進行明確切割是司法裁判應當秉持的態度,如果再允許不同經營者分別持有注冊商標和字號開展經營,則會造成市場主體權利邊界的極度不清晰,不僅容易導致雙方市場經營行為的互相干擾,形成不正當競爭格局,也不利于雙方各自品牌的后續建設。再次,從保護消費者權益及維護正常市場競爭秩序的角度出發,如果允許相同的商標與字號在市場上共存,并且是同一區域市場,會顯著加大消費者的識別成本,造成消費者的混淆、誤認甚至錯誤消費,不利于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和消費者利益的維護。


第三,如上所述,被告在涉案商標被拍賣后仍然存在直接使用涉案商標以及以突出字號的形式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的文字等行為,構成了對涉案注冊商標權的侵害,應當依法承擔停止侵權的民事責任,即石家飯店及其兩家分支機構應負有將其原經營場所內與涉案商標相同或近似的標識一并予以拆除的義務。關于原告所主張的消除影響及賠償數額,一審法院綜合考慮到被告使用的上述標識大多系在其合法持有商標權期間所形成的客觀實際以及原告至今尚未開展正式經營,亦未有其他證據顯示被告的使用行為導致了涉案商標商譽的嚴重貶損,即被告的涉案被訴侵權行為尚未給原告造成實質性的損害,故對于原告主張被告應在媒體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的訴請不予支持,被告僅需在原告本次訴訟所支出的合理費用的范疇內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同時,由于本案中原告并未就其所支付的合理費用進行具體的舉證,但其實際委托了律師代理出庭訴訟,故法院在綜合評估本案難易復雜程度、律師舉證及出庭工作量及其在訴訟過程中為案件裁判所提供的智力支持等因素,合理確定本案賠償額為5萬元。關于被告居永泉個人責任的問題,由于蘇州市石家飯店系居永泉設立的個人獨資企業,涉案被訴行為系蘇州市石家飯店及其分支機構所獨立實施,并無證據顯示居永泉與企業實施了共同的侵權行為,故原告訴請居永泉另行承擔個人責任并無事實和法律依據。同時,從責任的最終承擔來看,按照個人獨資企業的企業性質,投資人需要以其個人財產對企業債務承擔無限責任,故本院判令石家飯店承擔相應賠償責任即可達到維護原告合法權益的目的。


石家飯店等三被告主要就變更字號部分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江蘇省高院二審審理后認為:從注冊商標與企業名稱、字號的權利價值看,兩種標識都是識別性的商業標志,主要功能在于有效區別同類經營者及其提供的商品、服務,也是承受消費者評價的重要載體,均是經營者的重要無形資產,因而不同的商業標識具有保障不同經營者公平參與市場競爭,獲得競爭性利益的功能。如果兩種相同、近似的商業標識使用發生沖突,不僅要平衡不同經營者利益,更要充分保障廣大消費者利益,以最小的代價化解利益沖突,努力維護正常市場競爭秩序,避免不正當競爭。基于這一價值判斷,結合本案實際,判令蘇州市石家飯店及其分店靈巖山店、李公堤店變更企業名稱并不得再使用含涉案注冊商標的字號,符合反不正當競爭法確立的避免混淆的立法宗旨。具體理由如下:


首先,石家飯店及其分店更名后可以有效避免同一區域市場內不同經營主體分別使用“石家飯店”字號與商標的不正常現象。石家飯店系涉案注冊商標“石家”、“石家飯店”的原所有人,其企業字號與涉案注冊商標相同,日常經營中其以該兩個重要標識向消費者展示,積累了一定的商譽,但石家飯店因經營不善,致涉案注冊商標被司法拍賣,金星村經濟合作社依法定程序受讓了涉案注冊商標,并通過許可他人使用的方式實現涉案注冊商標的商業價值,客觀上形成了不同經營者分別使用“石家飯店”字號及“石家”、“石家飯店”注冊商標,卻提供相同的產品、服務,如果不加調整必將導致消費者混淆,不可避免地引起惡性競爭。


其次,石家飯店及其分店更名對其利益損害不大。石家飯店雖因其企業具有一定的歷史傳承并擁有涉案注冊商標,被授予“中華老字號”稱號,涉案注冊商標系承載商譽的重要載體,但因經營不善,其所擁有的涉案注冊商標被司法拍賣,導致其企業字號的使用方式將嚴重受限,企業名稱中所包含的石家飯店品牌價值已嚴重貶損,不具備持續保持石家飯店品牌價值的條件。同時,石家飯店已經變更經營地址,且無證據證明石家飯店在新登記的經營地址上利用該字號從事經營,而石家飯店投資人居永泉的親屬在石家飯店原經營地址上重新設立吳中區敘順樓飯店,并使用石家飯店字號及涉案注冊商標開展經營,進一步說明石家飯店的字號未得到正常使用。故石家飯店及其分店變更字號對其利益損害不大。


再次,石家飯店及其分店更名對于化解權利沖突符合公平原則。石家飯店已經獲得涉案注冊商標轉讓對價,且無證據證明其再利用現有字號實際經營。而金星村經濟合作社有償受讓涉案注冊商標后已經積極開展商業利用,努力發揮涉案注冊商標的使用價值,其理應獲得注冊商標所包含的各項權益。因此,在注冊商標與企業字號分屬不同經營者的情況下,從持有者對各自標識實際使用狀況、可以實際利用的方式以及標識使用的社會價值考慮,判令石家飯店及其分店更名,符合公平原則。


最后,石家飯店及其分店更名,有利于維護消費者利益及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無論是注冊商標還是企業名稱所承載的商譽并非持續不變的,而是與經營者的實際付出密切相關,石家飯店因經營不善被迫轉讓注冊商標,足以說明其已經不具備繼續保持原石家飯店品牌的條件與能力,如允許其繼續使用現有字號不僅與原有商譽不相稱,客觀上也會誤導消費者認為獲得的仍是老字號品牌服務,并且難以區分其與現注冊商標持有者提供的餐飲服務,給消費者有效識別不同經營者造成混淆,不利于正常的市場競爭秩序和消費者利益的維護。


一審判決:被告停止商標侵權行為、變更字號并賠償原告為制止侵權所支付的合理開支5萬元。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一審合議庭:趙曉青、林銀勇、徐飛云;


二審合議庭:袁滔、史蕾、宋峰;

易购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