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版權->案例評析->案例聚焦->北京知識產權律師-中國知識產權律師網-專利律師-商標律師-版權律師-商業秘密律師-不正當競爭律師-徐新明律師"/>
13910160652
010-52852558
| |EN
首頁 > 案例聚焦 > 案例評析 > 版權

播放量上百億次的“汪汪隊立大功”再立新功,法院判侵權者賠償50萬元

日期:2019-09-11 來源: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公眾號 作者: 瀏覽量:
字號:

近日,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汕頭市佳都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佳都公司”)、汕頭市澄都智能玩具有限公司(下稱“澄都公司”)生產銷售“汪汪隊立大功”玩具產品的行為構成對于斯平瑪斯特有限公司(Spin Master)《汪汪隊立大功》動畫形象美術作品著作權的侵害,應當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斯平瑪斯特有限公司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50萬元。


案情概述


斯平瑪斯特有限公司(Spin Master)是全球知名的兒童娛樂公司,其2013年推出首部《汪汪隊立大功》(Paw Patrol, 又譯為“狗狗巡邏隊”)動畫片以來已經出品6季,每一季都受到全球觀眾的喜愛。在中國,該系列動畫在中央電視臺少兒頻道、湖南金鷹卡通衛視等多家電視臺熱播,收視率居高不下,視頻網站方面,該系列動畫片在騰訊、愛奇藝等平臺持續熱映,點擊量屢創新高,僅騰訊平臺播放量就已突破了133億次,早已成為一部家喻戶曉的現象級系列動畫。動畫片中各具情態的狗狗隊員也隨著動畫片的熱映成為了中國觀眾耳熟能詳的動畫形象和熱門IP,具有極高的商業價值。 


佳都公司及澄都公司是汕頭地區的玩具生產商,在動畫片熱映后,開始生產銷售汪汪隊玩具。其為了逃避監管和法律責任,采用俄文產品包裝,且包裝上不顯示任何廠商名稱、廠家地址和聯系電話。通過此種方式,兩被告在一審中成功逃避了其生產被控侵權產品的責任。二審中,金華中院全面審查了斯平瑪斯特公司提交的大量證明生產商的證據,綜合考慮了被控產品上具有的多種能夠相互印證的識別商品來源的標識,最終改判佳都公司及澄都公司為被控產品的生產商,應當承擔生產商的侵權責任。同時,法院也綜合考量了作品的知名度、侵權期間及規模,特別是被告通過隱匿廠家信息意圖逃避責任的主觀惡意等因素,按照著作權侵權法定賠償的最高限額判決兩被告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共計人民幣50萬元。該案是“汪汪隊立大功”這一熱門IP在維權道路上的重大勝利。


律師評析


本案斯平瑪斯特有限公司的代理人,北京路盛(上海)律師事務所徐立平、趙奕律師認為,生產商是知識產權侵權產品的源頭,也是權利人重點打擊的目標。但是由于生產商一般位于侵權產業鏈的根端,不像一般的銷售商直接面對終端消費者,權利人較難識別和取證。特別是某些侵權人為了逃避法律責任,生產銷售無廠商信息、無廠家地址、無聯系電話的“三無產品”,給權利人主張權利以及法院判定侵權責任造成了一定困難。


面對此類問題,通過被控產品上的商標來識別商品來源不失為一種解決方式。最高院2002年曾批復“任何將自己的姓名、名稱、商標或者可資識別的其他標識體現在產品上,表示其為產品制造者的企業或個人,均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二十二條規定的‘產品制造者’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產品質量法》規定的‘生產者’”。商標權利人在商品上使用商標本就具有標識商品來源的意圖和效果,加之商標權人對于商品的質量負有監督的義務,即使存在定牌加工的情形,也可以主張其作為法律擬制的生產者承擔責任。但是,該批復針對的案由是產品質量損害賠償糾紛,能否直接用于侵害知識產權糾紛中作為生產者的認定標準有待商榷;而且該批復解決的僅是程序問題,實體上能否依此就直接認定生產商,似乎尚不充分。


事實上,在廣東雅潔五金有限公司與溫州藍天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等侵犯外觀設計專利權糾紛案中,法院認定“證明生產商的唯一證據是被訴侵權產品外包裝上標注的商標。溫州藍天公司作為知識產權代理公司,其經營范圍不包括鎖具的制造、銷售。在廣東雅潔公司不能提供其他證據證明溫州藍天公司為被訴侵權產品制造者的情況下,廣東雅潔公司的主張證據不足,不予支持。” 可見,單一的商標證據還不足以使法院毫不遲疑地作出侵權產品生產商的認定,特別是具有明顯相反證據的情況下。


因此,在無法取得侵權人直接生產證據且涉案產品不標示生產者信息的情形下,能夠組織并提交一系列相互印證的間接證據是具有較高證明力且比較理想的方式。在本案中,斯平瑪斯特有限公司提交了商標信息、商品編碼、產品型號、被告官網顯示的侵權產品信息、行政查處中取得的單據等一系列能夠相互印證的間接證據形成了完整的證據鏈,共同指向本案被告的生產行為,大大增強了間接證據的證明力。同時,在被告沒有提供有效相反證據的情況下,法院依據民事證據高度蓋然性的原則,最終改判兩被告應當承擔生產商的侵權責任。值得一提的是,法院在酌定賠償金額時,還特別考量了被告生產三無(侵權)產品牟取不法利益的同時意欲逃避法律責任的主觀惡意這一重要因素,在法定賠償范圍內頂格判賠,體現了一定的懲罰性以及對于惡意侵權人加大懲罰力度的司法精神。

易购彩票